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盐城“二郝

    作者:莱州郝公  浏览次数:69985  发表于:2015/6/21 15:39  [ ]
盐城“二郝


1964年12月26日,董加耕在北京出席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应毛泽东主席邀请,参加他的生日寿宴。董加耕是当时闻名全国的回乡务农知青,周恩来总理向毛泽东介绍:“主席,这位是董加耕同志,江苏盐城人”。毛泽东听后随口说道:“盐城好,盐城有‘二乔’。”
毛泽东说的盐城“二乔”,是指当时鼎鼎大名的、都是盐城籍的胡乔木和乔冠华。胡乔木(1912—1992)本名胡鼎新,“乔木”是笔名;时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毛泽东五大秘书之一,被称为“党内一支笔”。乔冠华(1913—2003)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现在,台湾居民见到去宝岛旅游的大陆盐城游客时,往往会竖起大拇指说:“盐城好,盐城出‘二郝’”。

盐城“二郝”,是指郝柏村、郝龙斌父子俩。


1919年8月8日,郝柏村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县(今盐城市盐都区)葛武乡郝荣庄。父亲郝绪龄(字肇基),母亲袁珍宝。郝绪龄自幼饱读诗书,原本要科举入仕,但要考秀才之时,科举制度被废除了。他便守着祖上留下的100多亩土地,在家耕读课子——田间劳作之余,一边自己读书,一边辅导孩子读书。
郝柏村共有兄弟姐妹7人,他行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郝柏森和郝锦春、郝秀春、郝争春3个妹妹。郝柏村4岁时与哥哥姐姐同时染上天花,哥哥姐姐不幸病故,而他抵抗力强,从病魔手中挣脱。
在哥哥和姐姐夭折之后,父亲对郝柏村寄托了莫大的希望。郝柏村刚满6岁,父亲就送他去读私塾。郝柏村当年就读的私塾,设在郝荣庄西北角的净土庵内。净土庵建于清康熙年间,由前殿、后殿、东西厢房组成。“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的衣胞之地兴化县,毗邻盐城。郑板桥幼年丧母,继母看他天资聪颖,便将他送至娘家郝荣庄,随舅父郝振高在净土庵师从郝家族人郝梅岩读书。后来郑板桥在郝荣庄待了好多年,并在当地留有很多字画。
1935年,16岁的郝柏村初中毕业,他当年读的初中就是今天名闻遐迩的江苏省盐城中学。郝柏村考取了常州中学高中部,但他最终放弃了读高中,而到南京报考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该校前身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1927年9月,黄埔军校本部迁往南京,改制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也就是中央军校。
经初试、复试,郝柏村被录取为中央军校第12期炮科新生。对于郝柏村来说,考取中央军校是人生的转折点,从此他成了职业军人。
郝柏村进入陆军军官学校不久,1936年元旦在南京中山陵团拜时,第一次见到校长蒋介石。从那时起,郝柏村就非常崇敬蒋介石,立志一生追随。
全国抗战爆发后,陆军军官学校由南京迁到庐山,不久又迁到武昌,因形势逼人,军校加快了教学步伐,郝柏村所在的第12期学生于1938年1月20日在武昌提前举行毕业典礼,校长蒋介石亲自主持了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之后,陆军军官学校放假两周,郝柏村回盐城探视父母。自从1935年考入陆军军官学校,他已经3年没有回家了,父母见到一身戎装的儿子非常高兴。那是难得的团聚,兵火连天,狼烟四起,家里人都知道他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甚至可能永远见不上面,所以全家特地乘船到盐城拍了一张全家福,那时候只有县城才有照相馆。这次拍全家福,是他母亲第一次拍照,也是她留在世上唯一的照片。所以他格外珍视这张全家福,不论到哪里,都带着这张珍贵的照片。后来郝柏村到了台湾,请人把这张照片绘成大幅油画,挂在家中的客厅里。他还请人依据照片制成父母的铜像,安放在书房里,日夜相伴。
19岁的郝柏村在老家住了10天。1938年农历正月初八,他与父母洒泪而别,按时返校,奔赴抗日战场。
郝柏村从盐城回到武昌,被分配到湖南宁陵炮兵学校,学习由苏联援助的火炮使用技术。
1938年9月,日军第二十一军扑向广州,国民党第四战区部队在那里进行抵抗。郝柏村参加了这一战役。在战场上,他身边的战友被打死,而他则脑部受伤。所幸子弹碎片没有击中要害,而是在他的脑部“潜伏”了70多年后,才在一次体检中被查了出来。
1939年,郝柏村参加皖南战役,被任命为陆军炮兵第七旅十四团二营五连中尉排长,后代理连长。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其后,郝柏村随孙立人所率领的中国远征军第三十八师赴缅甸作战,战胜后转进印度休整。
1944年初,郝柏村被调回国内,在重庆的陆军大学第20期学习。学习结束后,升任炮兵第十四团参谋主任,随部队驻防郑州、徐州。徐州离盐城不远,郝柏村却难回家乡。这时,作为国民党军军官,他身不由己地被卷入第二次国共内战。


在陆军大学受训期间,郝柏村邂逅并结识了“大贵人”顾祝同。顾是蒋介石黄埔嫡系将领,与卫立煌、陈诚、蒋鼎文、刘峙一起名列“五虎上将”。抗战期间,顾祝同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兼江苏省主席;抗战胜利后,顾祝同任郑州绥靖公署主任。1946年任陆军总司令,与海军总司令陈诚、空军总司令周至柔并列为国民党三军统帅,但是陆军总司令手下的兵最多,权最大。
顾祝同与郝柏村同为苏北人,顾的老家在涟水东边甸湖小镇,与郝的原籍盐城县相距仅百十里,抗战和内战时期,那里叫涟东县,与盐城县同属盐阜区,顾祝同将郝柏村作为老乡看待。顾早年曾任黄埔军校教官,虽然并未教过郝,但对也属于黄埔军校出身的郝柏村心存信任感。
顾祝同1948年5月接替陈诚出任国防部参谋总长后,便把炮兵营长郝柏村调到身边,出任国防部参谋总长办公室上校随从参谋。对于郝柏村来说,调往这个负责全局的重要岗位工作是其人生重要的一步,跟随于顾祝同左右,使他有机会直接接触国民党军队高层。
作为国民党军队参谋总长的顾祝同,如同消防队长,根据蒋介石的命令,飞往沈阳、徐州、北平指挥“辽西”“徐蚌”与“平津”三大会战。郝柏村也随顾祝同亲历了这触目惊心又翻天覆地的“三大会战”。(原作者:孟昭庚)在顾祝同身边,郝柏村目睹国民党军队由强到弱、由胜到败开始走下坡路的整个过程,目击了蒋介石从志在必得又一败涂地的惨相。
到了台湾之后,郝柏村被送往美国学习,1955年从美国回到台湾后,担任陆军第三军炮兵指挥部上校指挥官。
1957年,郝柏村被任命为“金门防卫司令部炮兵指挥部”少将指挥官,驻守金门,统一指挥金门5个师和1个军的“炮兵指挥部”。38岁的郝柏村,成为当时蒋介石军队中最年轻的将军。
20世纪50年代,十几万国民党军队云集金门。郝柏村在16岁时进入中央军校,学的就是炮科。有着多年炮兵作战经验的郝柏村看到炮兵用沙包堆成的野战掩体,以为不妥,因沙包不坚固,经日晒雨淋很容易破损,而金门打的是持久战,他主张构建钢筋水泥的永久性炮兵掩体。然而当时金门的美军顾问却主张炮兵阵地应该机动,不宜用固定的永久性掩体。郝柏村以为,金门是个小岛,机动的空间很小,坚持建永久性钢筋水泥掩体。“金门防卫总司令”刘玉章、“国防部部长”俞大维都支持郝柏村的意见。于是在郝柏村的指挥下,对金门的炮兵阵地进行了根本性的改造。
1958年夏天,郝柏村正在台南网寮家中轮休。8月2日,蒋介石召见郝柏村。8月4日郝飞回金门,出任陆军第九师师长兼战地指挥官,戍守在最前沿——离大陆最近的小金门。
8月20日,蒋介石从台湾飞往金门前线视察,首先来到小金门,郝柏村向蒋报告了战备情况。当天晚上,在“金门防卫总司令部”,蒋介石对金门驻军营以上军官训示,“誓死守卫大、小金门,不成功便成仁”!
就在蒋介石刚刚离开金门,一场震撼海峡两岸、震惊世界的炮战开始了!
1958年8月23日17点30分,暴风雨般的炮弹从对岸解放军阵地倾泻到大、小金门,这就是“8·23炮战”。
猝不及防的金门“防卫总司令部”3位副总司令赵家骥、吉星文、章杰当场被炸死。正在金门视察的“国防部部长”俞大维受伤,金门“防卫总司令”胡琏连滚带爬才躲过了一劫。
郝柏村在“8·23炮战”中以分秒之差,躲过一劫。那天,他刚刚上完厕所回来,才进了指挥所的门,一发炮弹把厕所打掉了,气浪几乎将他掀倒,但他却没有受伤。
“8·23炮战”是对金门炮兵阵地的严峻考验。由于在郝柏村的指挥下,金门炮兵已经建起钢筋水泥的永久性工事,所以损失不大,这一点,深受蒋介石的赞许。
郝柏村在金门立下战功。他担任“师长”的“第九师”获“大胆部队”的称号,获蒋介石颁授的“虎”字“荣誉旗”,这是国民党部队的最高荣誉,他本人亦获四等云麾勋章。
在金门的3年,郝柏村“成就突出”,被蒋氏父子所看重。郝柏村不仅与蒋介石有了多次直接接触,而且与蒋经国有了更多的交谈。1958年“8·23炮战”期间,蒋经国在炮火声中来到小金门,开始了郝柏村此后30年对他的追随。蒋经国一生总共去了金门123次。作为金门的守将,郝柏村一次次接待蒋经国,与蒋经国结下深厚的情谊。
后来,郝柏村经过台湾“三军联合参谋大学”将官班深造,旋又被派往美国陆军参谋大学深造,1963年回台湾升任陆军第三军副军长、军长,1964年4月,晋升为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
1965年12月,蒋介石亲自给郝柏村新的任命:“总统府”侍卫长。郝柏村明白,这是重要的任命,是蒋介石对他的高度信任和培养。
侍卫长身处政治核心,除了负责“总统”的安全,领导武官,协调宪兵、警察和部队外,还包括照料“总统”的生活起居。“行政院”和国民党的公文,都要先送到侍卫室。尤其是情报系统的公文,历来都是由侍卫长亲自送到“总统”办公室,绝不假手他人。
郝柏村以如履薄冰的心态,认认真真做好侍卫长工作。他不仅与蒋介石朝夕相处,而且与蒋经国的关系也日益密切。从1965年至1970年,他担任蒋介石的侍卫长达5年之久,期间几乎每天都和蒋经国见面。1970年以后,郝柏村任第一军团司令、“国防部”作战部次长、陆军副总司令。1977年后任陆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
从1981年11月22日至1989年11月22日,郝柏村担任“国防部参谋总长”长达8年之久。他的军衔也升为一级上将。在蒋介石去世之后,台湾再无特级上将,所以一级上将成了国民党军队的最高军衔。
虽然“总统”是“三军统帅”,但是“参谋总长”握有调动、指挥军队的实际权力,亦即兵权。按照岛内军界的规定,“参谋总长”任期两年,可是郝柏村竟然连任4届达8年,成为历任在职最久的参谋总长,可谓权重一时,所以当时人称郝柏村是“镇岛大将军”。
郝在1986年3月进入“国民党中常会”,成为“中常会”中唯一的职业军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