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徐才厚被查内幕:全家受贿索贿 豪宅搜出1吨多现金

    作者:郝治年  浏览次数:7966  发表于:2014/11/24 19:24  [ ]
徐才厚被查内幕:全家受贿索贿 豪宅搜出1吨多现金

  徐才厚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却搞出了个宗派山头主义猖獗的“徐家庄”,把原本正常的一条为党和人民建功立业的升迁轨道扳转向他的私家领地。2000年至2002年,徐才厚曾兼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孰料12年之后,他本人却成了军委纪委审查处罚的对象。

  徐才厚成“笼中缚虎”已4月有余。10月3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要求全军政治工作高级干部,“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这是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公开谈及徐才厚案。

  此前的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宣布对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军事检察院侦查查明,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和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徐才厚对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军方评论员“谢正平”评徐案时说,徐才厚从高级干部沦为阶下之囚,光环褪尽、荣耀尽失,怎不令人唏嘘?“谢正平”还称,作为贪腐分子的徐才厚注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检侦方简要地向外界透露了徐案侦办过程,之前徐案处于隐秘审查阶段,案情可谓密不透风。徐才厚案发前后,中央高层领导人拿下“军中大老虎”的决策过程,以及徐案的查抄详情,初涉案件细节等,外界均知之不详。

  9月中上旬,《凤凰周刊》记者获悉,被羁押看守中的徐才厚膀胱癌复发,病情危重。10月27日,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就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确认了徐患膀胱癌的实情。据军事检查机关负责人介绍,徐才厚于2013年2月确诊患膀胱癌,已经多个周期治疗。今年6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徐才厚立案侦查后,本着既严格依法办案、又体现人道关怀的精神,协调医院对其进行了积极治疗和医护保障。

  徐才厚是中共建政以来查办的级别最高的军中将领,习近平主席亲督力办铲除军中腐败势力大后台,海内外舆论好评如潮,军中正义之士也额手相庆。退役少将罗援在《解放军报》法人微博发文,力挺查办谷俊山、徐才厚案件的有功人士、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他说,正是刘源的坚持和担当,特别是对党的一片赤诚,才推动了军内这场反腐。“如果不是刘源和刘源们,特别是中央的支持,这件事的结果会怎么样?很难想象!”

  “徐贪婪、滥权和腐化的行径超乎想象,根本不敢相信系位高权重的军委领导人所为。”多位接近解放军高层的知情人士对《凤凰周刊》记者说,徐才厚被查惊雷犹在耳,但之后军界波澜不惊,并未迎来人们预想中的倾盆大雨。对照近期大陆中纪委查办周永康等党政大员贪腐案的特点来看,似徐才厚这等副国级高官,与其关联的贪腐案件和涉案人数应不在少数,但或许是徐案案情复杂和军队查办贪腐案的特殊性,与徐案相关的案件至今人们依然少有听闻。

  10月30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表态,对徐才厚及其家人涉嫌受贿犯罪的,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将依法进行处理。对于其他涉案人员,坚决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对军方发言人的这番表态,海内外读者仍在观察和期待。

  “肯定要动‘大老虎’了!”

  如果用一条抛物线描绘徐才厚的仕途轨迹,1980年代中到本世纪初的第一个十年,正值解放军摆脱组织臃肿、人员知识老化,向精兵高效的机械化、合成化部队转变迈进的关键时机,也是徐显达仕途迅猛上升期。

  自任吉林省军区干部处副团职干事以后,因年轻、高学历优势,已摆脱“被转业”境况的徐才厚,官运变得非常顺达。从1982到1985年,三年之内由普通副团职军官擢升为正师职的大军区二级部部长。五年后,晋升正军,1990年,徐才厚升任第十六集团军政委。两年后又升任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兼解放军报社社长。仅仅一年之后再次晋升总政治部副主任,时年五十出头便跻身大军区正职。短短十年的火箭式蹿升,可谓是顺风顺水,青云直上。

  据悉,徐才厚在中共十五大时能阔步进入总部机关,并非海外传闻的得到时任某位军委领导人的青睐,彼时,该领导人并不认识徐才厚,徐依赖的还是一位山东籍的某军队政工系统高官的提携。农家子弟的徐才厚出生贫寒,素无背景,能在军中扶摇直上,与该高官的赏识、选拔和一再举荐不无关系。

  1996年,徐才厚从总政副主任位置上平调至济南军区任政委,三年许,完善其任职履历后,徐才厚再一次调回总部机关。1999年,他与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的郭伯雄同时进京,升任中央军委委员,分别担任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和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

  2000年至2002年,徐才厚还曾兼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孰料12年之后,他本人却成了军委纪委审查处罚的对象。这点,当年仕途如日中天的徐才厚绝不会想到。

  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徐才厚升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宣布退休,**涛接任中央军委主席,徐才厚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

  次年,在辽宁大连市长兴岛徐家庄后山一处荒地,徐才厚家的祖坟被修葺一新。作为徐家长孙的徐才厚和另外两个堂弟的名字一起被镌刻在祖宗墓碑上,显示其已完成光宗耀祖的祖训。(有关徐才厚早年经历及其老家报道,详见《凤凰周刊》2014年第20期封面故事《徐才厚往事》)

  从吉林省军区的一位普通政工干部,前后历时20余年,徐才厚升任主持军队日常工作的二号人物。在2007年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徐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其仕途攀升至人生的最高点,直到2012年卸任退休。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作为主管全军政治工作的军委领导人,徐才厚掌管了230万解放军及80多万武警部队中高级干部的任免大权。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徐才厚的人生抛物线不再舒缓平稳,即便已是退休高干身份,亦未获得意想中的平安落地,相反,其命运急遽而下,星光黯淡,终成阶下之囚。

  2014年3月15日,正在301医院病床上的徐才厚被叫走,某军委领导当面宣布,对徐进行组织调查。

  当失魂落魄的徐才厚回到医院时,已经进不了301医院西院,而被直接送到东院小南楼。有本港媒体描述称,“几个工人当着徐才厚的面,‘’地往窗户上钉上隔离栅栏等安防设施。”

  西院是301医院专为地方省部级、军队军级以上领导治病的专区。徐被转至东院,其万劫不复之命运已显而易见。当晚其在北京的妻女也随即被抓,其秘书秦某亦被控制。

  “3月15日当天,在京的部队就大面积知道了。因为徐才厚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之后,院方把原来住在301医院东院小南楼的人全都迁走了,而原本的警卫人员也都换了。”

  接近军方高层的北京知情人士称,301医院的人都知道徐才厚在哪里住,住院楼层转换和病员迁移,整出这么大动静,消息就非常快地传出来,再也无法瞒住。大家知道,这次“肯定要动他了”。

  徐才厚被立案调查的当天,恰好是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宣布成立之日,选择在军队宣誓决意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这天查办徐才厚,意味深长。当日,习近平以组长的身份出席了军委深改组第一次全会。徐被查半个月后,军中另一巨贪谷俊山被军事检察院提起公诉。

  8月30日,有内地人士微博传言:已被开除党籍的徐才厚又被开除军籍,剥夺上将军衔,此微博消息随后被删除。按照解放军纪律条令,这位涉嫌违法乱纪的主持军队日常工作的“原二号人物”被开除军籍和取消上将军衔,应符合军纪军规的处理程序。

  10月28日,新华社发布的徐被移送审查起诉的消息中确认了这一事实。对此,中国军网评论员称,党中央没有因为他身患重病而在党纪处分上放他一马,中央军委自也不会在军规执行上手下留情。

  拔出“萝卜”带出“徐”

  徐才厚被立案调查在今年3月,但在十八大前的2012年初,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纳入总后和军委纪委的视线后,徐才厚与腐败有染的各种传闻就不绝如缕。

  总后勤部机关上下大多知道副部长谷俊山“朝中有人”。从河南地方部队的小吏擢升到总后机关任职基建营房部多个要职,谷俊山官运亨通,几年一个台阶,要不是总后勤部党委刘源等人的竭力举报和抗争,谷俊山说不定真能如愿得到他所说的“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的要职。

  刘源从军事科学院调任总后任政委之前,谷俊山的张狂已在总后勤部形成小气候。北京知情人士称,初时,尚未篡至总后高位的谷俊山已敢与其上级、总后勤部长廖锡龙几次三番顶撞。

  谷俊山最终在总后任副部长,不久,又晋升中将军衔。“等于说廖根本压不住他。”知情人士称,即使是对刘源,在拉拢和试图“媾和”不成后,谷的本色也开始外露。在多个场合,谷俊山对刘源开火发飙,毫不避讳称自己背后有强硬靠山。

  谷俊山的嚣张跋扈加速了其命运的终结,腐败的一波潮水退却后,其背后靠山开始显山露水。(《凤凰周刊》此前已对谷俊山案作详细报道,详情请见2014年第11期《谷俊山案大起底》,以及2012年第29期《原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移交司法》).

  在调查谷俊山案期间,疑有徐才厚等背后势力的反复作祟、阻挠办案进程,意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谷俊山过关。但总后党委牢牢咬住谷俊山腐败的相关线索不放,深查细纠,终于梳理出谷俊山涉嫌犯罪的扎实证据。

  接近总后高层的知情人士曾告诉《凤凰周刊》,2011年底前后,在初步查明谷俊山涉嫌违法违纪的重大线索后,总后党委就直接向时任军委主席**涛、副主席习近平作了专题汇报。

  2012年1月下旬,几番内外部交锋较量之后,黔驴技穷、已成强弩之末的谷俊山终被拉下马来,军纪委宣布对谷俊山进行调查。北京知情人士披露,在谷俊山被调查前,徐才厚把他接走了。谷俊山尽管自知大势已去,但仍欲作最后一搏,多次送给徐贿金,共计达4000多万元。

  这一年,徐才厚也自知到了任职最高年限,仍想竭力庇护自己培植多年的亲信,维护既往的军内势力不倒。但事情发展并不如徐意想的那样美满:他不但保护不了亲信,连自己的运势也开始下行。当年11月,徐才厚从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军委副主席高位上退休。

  麻烦开始更多地呈现,徐的亲信谷俊山“进去”之后,挖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知情人士透露说,谷也越来越感觉到,“没人能像承诺的那样保自己,开始如实交代问题,包括几次上千万元行贿徐才厚的情况。”徐才厚用了将近20年精心构筑的权力大厦开始倾斜,各种有关他的负面传闻不断发酵。谷俊山贪腐案“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了徐才厚。

  2013年3月,全国两会上,本该到场的卸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全程缺席,引起外界遐想;之后不久,军方官媒以看似无意的《徐才厚为王喜斌专著作序》为题发表消息,以打消外界对徐已出事的猜测;2013年国庆招待会上,身着戎装的徐才厚以退休军队老领导的身份出席,引发海内外舆论猜测其已“平安无事”。不过,此时的徐才厚,已是满头花白头发,与往日神情不可同日而语。

  今年1月20日,中央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活动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军队老同志、全军离退休老干部,致以新春问候和祝福。徐才厚得以在中央电视台报道镜头中两次一闪而过。镜头里的徐才厚再次以满头白发示人,其身形消瘦,面带微笑。此次露面,再次令徐才厚是否逃脱传闻中“落马”命运引发外界猜想。但显然已不足以打消公众疑虑。

  4月,在福州军区原副政治委员王直遗体告别仪式的消息中,徐才厚的名字缺席,外界疑窦再生。而这次徐才厚确实已被限制自由,接受组织调查。3月15日当晚,徐才厚妻女及秘书秦某被拘押的同时,徐家也被查抄。6月30日,中共建党93周年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开除徐才厚党籍,同时将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交军事检察院处理。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最新主题

热门主题

精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