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文忠公陵川全集(4)

    作者:郝治年  浏览次数:5906  发表于:2014/10/30 18:39  [ ]
郝文忠公陵川文集卷六•

古诗和陶

和陶诗序
赓载以来,倡和尚矣。然而魏晋迄唐,和意而不和韵,自宋迄今,和韵而不和意,皆一时朋俦相与酬答,未有追和古人者也。独东坡先生迁谪岭海,尽和渊明诗,既和其意,复和其韵,追和之作自此始。余自庚申年使宋,馆留仪真,至辛未十二年矣,每读陶诗以自释。是岁,因复和之,得百馀首。

三百篇之后,至汉苏、李,始为古诗。逮建安诸子,辞气相高,潘、陆、颜、谢,鼓吹格力,复加藻泽,而古意衰矣。陶渊明当晋宋革命之际,退归田里,浮沉杯酒,而天资高迈,思致清逸,任真委命,与物无竞,故其诗跌宕于性情之表,直与造物者游,超然属韵。《庄周》一篇,野而不俗,澹而不枯,华而不饰,放而不诞,优游而不迫切,委顺而不怨怼,忠厚岂弟,直出屈、宋之上,庶几颜氏子之乐,曾点之适,无意于诗而独得古诗之正,而古今莫及也。顾予顽钝鄙隘,踯躅世网,岂能追怀高风,激扬清音,亦出于无聊而为之。去国几年,见似之者而喜,况诵其诗、读其书,宁无动于中乎?前者唱喁,而后者和讹,风非有异也,皆自然尔,又不知其孰倡孰和也。属和既毕,复书此于其端云。

停云(思归也)
停云蔽日,翳翳弗雨。伊余怀伤,自诒伊阻。展转拘幽,莫或念抚。
瞻望中原,徙倚凝伫。停云悠悠,蒸氛蒙蒙。冲风入室,汹彼大江。
崩心震魄,慨叹北窗。孰因孰极?惟道是从。服仁佩义,完节为荣。
之死靡完,实余之情。寤叹弗寐,揽衣宵征。载思子卿,千载如生。
无媒取妻,匪斧伐柯。乐祸深仇,焉能为和!生民无辜,遘凶既多。
销兵无期,将奈之何?

时运(安命也)

时运代迁,既夕复朝。我来幽都,尼于江郊。侧伫风飙,载翔云霄。
天泽弗流,原田槁苗。热中熬熬,孰沃孰濯?密室阴阴,孰眷孰瞩?
仰视俯察,无愧则足。知命何忧,事天乃乐。在昔过鲁,风雩浴沂。
爰登岱宗,旷然忘归。五夜观日,神光发辉。乃今坐井,高踪曷追?
太行之巅,先人旧庐。贞松郁林,中堂岿如。安得燕喜,美酒满壶?
否弗终倾,坏运属予。

荣木(观物也)

荣木青青,英华若兹。气至而滋,人亦如之。变阳化阴,物各有时。
无莫无适,夫道一而。翳翳荣木,云云归根。多华早落,几何生存?
大冶通逵,乾坤为门。深固有方,封植倍敦。升聚退散,载美载陋。
生基死涯,信新屈旧。大业弗藏,万有自富。造物忘物,于焉有疚?
修身事天,莫敢失坠。造次九思,局脊三畏。学圣造圣,希骥则骥。
纯诚粹精,遂入独至。

赠长沙公(族祖述东轩老人也)

经之六世祖受学于明道先生,至曾叔大父东轩老,道益大传之先大父。思而有作。

世远学传,道亲族疏。起宗大家,罔不在初。渊源益深,岁月聿徂。
慨我寤叹,载思踌躇。于昭东轩,棣华新堂。心授口说,绣弓白璋。
习习和风,冽冽清霜。吾道有宗,吾家有光。一世师儒,云从志同。
洪河北南,太行西东。潴为湖湘,流为淮江。六经百氏,包罗旁通。
邈予小子,亦闻格言。激扬馀波,瞻仰故山。宿草荒阡,抱书潸然。
惠我后世,伊余之先。

酬丁柴桑(自警也)

孰使而行?孰尼而止?排难两朝,奔命千里。终岂能必?爰契厥始?
稽山涛江,觊为一游。堕甑半途,十年隐忧。岂作咄咄,只赋休休!
来之坎坎,天命悠悠。

答庞参军

始,予年十六,读书于保塞铁佛寺南堂,不解衣带,坐彻明者五年。感而思之,为赋是诗也。

孤灯长明,终夜诵书。跻深凌高,中心自娱。载汲载薪,不遑宁居。
惟梗伊蓬,托处聚庐。以道为富,以德为珍。勤以修身,孝以事亲。
师心造圣,不资于人。静境神会,伊颜孔邻。穷年揭揭,日夕孜孜。
力探自得,何乐如之?作为文章,畅为歌诗。声满天地,无为无思。
浑沌复凿,太极再分。警觉不寐,怡然欢忻。轶起远蹈,驭风骑云。
万动皆寂,博我以文。一席五载,默以道鸣。弓旌下招,遂成飘零。
远奉信函,使于吴京。故业委地,朔南失宁。焰焰古佛,依依北风。

深窗短檠,时见梦中。孰令一人,乃异初终?只繄其逢,载饬厥躬。

劝农(闵农也)

兵乱以来,四民失业,农病为甚。因读渊明劝农之作,感而赋此。
植天务本,实惟农民。力田效勤,含淳守真。代食惟贤,劝恤相因。
耒耜之益,始活斯人。每每原田,奕奕黍稷。雨旸若时,具来播植。
惟是穮蓘,惟是稼穑。仓庾惟盈,斯人足食。爰自兵兴,鱼涸处陆。
污莱菑畲,浇散纯穆。浚肌刮骨,猰㺄尘逐。妇役弗蚕,夫征弗宿。
苛政猬起,纷更弗久。饥肠曷充?独耕无耦。既空杼轴,孰事畎畋?
流亡异土,陨涕博手。食众农寡,安得不匮?有年无种,丰获安冀?
盗贼群起,馁死并至。曾是司牧,曾是无愧。井地荒空,氓俗顽鄙。
逐末逞伪,无复率履。农为匪民,犯绳越轨。本既凋伤,政何由美?

命子(感子也)

余生三十有五年,举四子而三夭焉。季曰阿寿,生四年矣,而余使宋十二年,弗克抚育。感而有作。
余家冀方,遗风帝唐。诗书是传,奕叶有光。厥初受氏,爰自殷商。
由汉迄今,载偾载昌。金源之亡,屯盈祸周。百口九族,竟不首丘。
父独抱子,脱死横流。敢望子孙,复始公侯?岳岳树立,自别猪龙。
治经立学,生人之功。鬼抉神搜,天缄地封。坦坦正道,明明高踪。
瀹苗起宗,畅根达柯。乃嗣乃续,庭充府罗。天不慭遗,未阜而窳。
宛宛三稚,遽委虫沙。曷敢尤天?只自咎德。阿寿始孩,弗子去国。
川途阻修,变故揆忒。教之悔之,于焉可得!不成乎终,何诞乎始?
徒耀松楸,谩惊闾里。有子无子,命数定止。未能无情,与物悲喜。
既已夺去,掺(衫,上声)之弗及。亦既生存,宁必成立。不孝之罪,圣人所急。
大禹荒度,亦悯呱泣。物生不齐,亦各有时。天弗私尔,勿劳尔思。
鱼腹子满,孰繁若兹?蜾蠃类我,孰其使而?林回弃壁,厉夜求火。
不知其天,只解私我。失恶乎否,得恶乎可。坼裂啄食,属离是假。
孤馆四邻,扰扰婴孩。一死一生,朝去暮来。胡肖不肖?胡才不才?
敬恭修身,曷云悲哉!

归鸟(寓感也)

归鸟翩翩,集于深林。飞云遥遥,反彼高岑。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重门击柝,闭于幽阴。归鸟翩翩,深林于飞。飞云遥遥,高岑是依。
嗟我征夫,曷云还归!瞻彼北辰,翰音弗遗。翼翼归鸟,翱翔徘徊。
曳曳飞云,岩谷是栖。鼓瑟鼓琴,云胡不谐?孰为知音?伊余孔怀。
翼翼归鸟,栖于故条。曳曳飞云,郁其高标。伊余南征,输平内交。
滔滔弗归,故山梦劳。

形赠影

万象生道区,受形各有时。运会迭往来,寝扬成坏之。妙合我初凝,尔亦即在兹。
隐见阴阳中,幻化无了期。寤寐一死生,寂然匪为思。我劳为有此,尔苦勿涕洏。
请看声与向,相随复何疑?大都本无有,相赠徒费辞。

影答形

静阴乃道影,范围无巧拙。大车转通逵,辙迹岂能绝!妍丑君固有,随君非慕悦
劳生役世物,万戚无一欣。且拂冠上尘,暂作山中人。寻春洞林深,赏晤元有因。
远岭绝水登,鸣泉隔花闻。幽趣方顾接,转侧志劬勤。醉归语山家,今年当卜邻。
便送买山钱,结茅东涧滨。

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

渊明柏下饮,相与乐吹弹。何异燔间乞?安足以为欢?总为付任适,得酒即开颜。
自同墓中人,未死心已殚。

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

万化一大路,去来皆茫然。孰能不由行,踵武亿千年?委顺出修阻,烦忧尼崎偏。
渊明苦避俗,中岁归田园。门前柳生肘,更不入市廛。自谓羲皇人,翛然北窗眠。
日月自运会,寒暑从代迁。达道久已化,宛在伯玉前。作诗本无怨,高兴浮云烟。
樽酒且逍遥,衔杯称世贤。

答庞参军释魏斌念母

嗟嗟勿念思,谆谆听吾言:孰不欲事亲,燕安乐乡园?王事有去留,载读陟岵篇。
大孝五十慕,义止从古然。白地内罟获,赋予有厄缘。悠悠无了期,郁郁安得宣?
精卫岂填海!愚叟难移山。天定自胜人,还归会有年。

五月五日作和戴主簿(重午书怀赠书状官苟正甫)

坏运窘天步,行人当厄穷。兀坐数年华,大火复当中。盛阳正发育,一气方盈丰。
草木各畅茂,郊园融凯风。我独少生意,束臂待一终。烧醁点昌菹,强饮心尤冲。
江静重门深,兵严四壁隆。何日河阳县,阔步登平嵩?

正甫,孟州人。州治后有平嵩阁,余赐田亦在是,故云。

连雨独饮(新馆久雨)

悠悠孰主张?尼此真偶然。早岁喜学道,自致云霄间。意欲凌八表,缥缈追飞仙。
折翼堕江国,闭门悲漏天。宛在厄会中,不自我后先。乾坤渍涂泥,沾湿何时还?
异域岁月速,转首十二年。形神与化驰,欲辨复无言。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