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转载》 莱州*政*府*打压民选村主任张玉玺祸及兄姊及其它

    作者:郝治年  浏览次数:6028  发表于:2014/10/23 19:44  [ ]
[i=s] 本帖最后由 郝治年 于 2014-10-23 20:08 编辑

莱州*政*府*打压民选村主任张玉玺祸及兄姊及其它《转载》


  习李新政各部委领导人大调整,腐败官员纷纷落马。莱州当局亦步亦趋、惟妙惟肖、紧跟照办,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党委书记方向东已被调走,另任市科技局长,也算是改头换面与时俱进。新任镇党委书记开始下基层,和我这个向来不被莱州*政*府*认可的民选村主任开始交谈,并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方案“先易后难,一步步解决”、“再让法院执行一次,尽快把土地分给村民”“以后我还要和玉树(大哥)玉桥(二哥)见面”,并说“给以帮扶,支持我的工作”,态度温和,这是一个很好的姿态,任村主任以来这也算是一个奇迹。
  先前村民说方书记虽能一手遮天,但他与莱州主要负责人都有绝对的关系,即便他有天大的胆也孤掌难鸣。虽调离有点突然,新任领导态度又转变之快我并未受宠若惊,而总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是忽悠我还是新任领导的开场白,是否果真如此,事实是最好的回答。
  三青两黄又到秋收秋种,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也是为下年播下希望的开始,民以食为天,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
  张福新霸占57.97亩,邹金海霸占58.8亩,两个被告,镇*政*府*为什么只起诉了张福新一个人,并把多种罪名分离出去也不予立案,此案未结已到烟台中院。2010年我们本打算通过司法程序收回土地,统一分给没有土地的村民,从初级法院到省高级法院一路走来四年判回的一点土地不但没有收回,反而又被张福新强占了2.3亩,气焰何等的嚣张,期间2块墓碑被砸毁,9家被放火。2011年两会期间为稳定村民勉强立案,3月21号莱州法院开庭,至今两年没有下文,在*政*府*法院怂恿下地霸更是肆无忌惮。2012年张福新又强占了18亩土地,还有其他林地160多亩至今在他们手中,至今没有执行,给村民造成几千万的损失苦不堪言。
  什么叫以不变应万变,万变不离其宗,即便换一百个党委书记来平里店镇,完全也不是由他们说了算。石柱村委经历了九折十八弯,从中院走到高院,且问被告张福新都是通过什么途径随后和我们一同到高院立案,据说现代科技已给他们留下了痕迹,这是无法抹去的事实。村民说石柱村的土地长期解决不了,一切都是大老虎在幕后操纵的结果。
  今年两会村主任被监禁,在这期间邹金海在强占的土地上大建厂房,村民举报至今没有在耕地上拆除,说明了什么?
  村委会计、妇女主任、现金保管、治安委员、调解委员都是我的团队,也可以说村委的雇员,解聘任命都是村委的权利,镇*政*府*无权干涉,何况*政*府*和我打招呼让我找妇女主任,为什么出尔反尔,我找了*政*府*不认可。且问50岁还老吗,为村民工作又不是卖春需要年轻漂亮。计生方面的业务是属于我们村委的工作,为什么另给了他人,什么意图?且问你们*政*府*认可的妇女主任工资由谁发放?在此我首先表明,掌管在镇*政*府*的石柱村经济任何人不能从中动用一分一文,支配权属于村委,我们村委认可的妇女主任虽然你们不把业务转交给她,即便在家睡觉我照常给她发工资,这是道理也是权利。
  平里店党委书记方向东大肆宣扬石柱村民别想得到一点利益,他说到做到,前两年垃圾桶每个村都发放,在莱州市唯独石柱村没有,一点掩饰都没有,实在太露骨了。我们村的几十万经济都掌管在他们的手中,四年至今没有交账。承包费也下通知阻止交给村委,村委公章掌管在他们手里至今没有归还,把石柱村搞的一塌糊涂,更可恶的是从2012年起停止全村的低保,尤其20多名残疾人的低保被停发,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我大哥今年71岁,文化大革命小侄三个月嫂子就被山东省苏善田处长抢走离婚,小侄今年38岁,善后工作至今没有落实到位,癫痫精神病严重,且问莱州*政*府*你能推卸的了吗?
  三妹58岁,年幼时跟着父母全家受政治迫害,从小被剥夺了求学的权利,落实政策已40多岁,这都是我们人生的悲剧,一切都是莱州*政*府*造成的。十三大*政*府*把我们兄仨全关押在烟台收容站,疑是政治迫害再次降临,精神崩溃在公安部走失,动用了多方警力才找到。86年中央两办,公安部三下莱州落实善后,当时并不严重只是孤僻多疑,行政开支安排在苗家供销社,不到两年全国基层供销社撤销职工下岗,我妹被除名。妹夫矽肺病已故三年,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现在孤苦伶仃的和女儿在一起没有半点收入,生活极度困难,房子多年失修,每当下雨娘俩受惊胆怕,在破烂不堪的房子里东躲西藏不敢睡觉,这是人所共知的残疾和贫穷,又是谁造成的呢?莱州*政*府*在我们兄弟姊妹身上的犯罪必须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一个不能自理的年幼孩子,停发低保至今一年九个月,确实惨无人道令人发指。我们的贫困不是一般的贫困,在全国非常独特包括很多故事和案件,其中也包括*政*府*的渎职和犯罪。
  你们以户为单位发放低保,每月100多元,人们说买狗粮都不够。然而对我们草民百姓,濒临生活绝境的我们是何等的重要,即便是狗命也有活下去的权利。我们都是中央落实的非农业城镇户口,2009年我大哥和我三妹以户为单位发放了一年农村低保,2010年,2011年改为城市低保。
  兄弟姊妹虽都早已分家各居,但都不是正常的家庭,我们既有共同的遭遇,也各有自己的伤痕,*政*府*造成的我们有苦难咽。
  我今年65岁,妻子精神病,一没土地二没工作,既没有失业金也没有退休金,享受低保这都是硬道理。低保政策已实行十几年,*政*府*让我填了5年的低保表,卡也办了至今没给。我们家究竟应该几个人享受低保,绝不能三个人看着一个人吃吧,就我这个岁数其实人家早已儿孙满堂,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可我现在还在社会最底层挣扎,70多岁还在奔波挣钱给儿子买房娶媳妇,人所共知眼前房子这座大山在中国即便是愚公也是无法搬动的。是谁造成了我的两个儿子阴差阳错这个时候来到了人间?我40岁结婚,难道莱州*政*府*对这一直接责任你们能推卸的了吗?
  每到两会和国家的重大政治活动,莱州焦家金矿对张玉玺进行关押,从2010年开始焦家金矿和*政*府*合谋进行维权打压,我们全家五人每月只发放给我500元左右,逼我辞职。
  关于我村的低保问题我找过镇长,镇长说“你弟不签字”。我说“村主任不签字你们为什么不处理他,截留残疾人的低保是严重的违法,张玉玺他为什么不签字”,镇长说“我们工作是指导性的不能干涉”,真是好一位不能干涉的指导性回答。什么叫村民自治?哪些属于*政*府*指导的范畴,哪些不属于*政*府*指导的范畴,法律都有界定,当权者心里是清楚的,以指导为名行掩盖干涉之实,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先前两年我村办的低保也从未找村主任张玉玺签过字,今年我村办的低保村主任没签字你们不也发放了吗,又该做如何解释。在此我要问,张玉玺为什么不签字,你们手中的低保名单是否经过村主任议定的?程序是否合法?你们办的低保却不通过村主任,却办我们家的低保让村主任签字,在此我要问意图是什么。
  我们的一切都是*政*府*造成的,何况善后至今都没落实到位,张玉玺村主任解决不了*政*府*的问题,为什么把我们家的城市低保和村民的低保绑架在一起,让村主任签字,用心何在?
  人民要*政*府*干什么的,就是提供服务的,服务不到位就是失职,如果别有用心就是犯罪,*政*府*对村委不但要承担指导的责任,还应当承担贯彻落实负责到位的责任,在此我要问,一年多的时间镇*政*府*是怎样指导贯彻落实的?是真指导还是假指导?是为地霸服务还是为1500多村民服务?事实都摆在那里,无法辩驳。
  对停发残疾人一年的低保,而后又不采取补救措施,是讲不通的。今天关爱残疾人和弱势群体不是一句口号,扶弱济贫这是道德底线任何人不能超越,不予补发没有法律依据,该享受的权利公民必须享受,这是天经地义的,任何人没有权力剥夺,应保尽保这是一项具体细致必须落实到位的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低保政策2012年在石柱栏村没有落实到位,这是平里店镇*政*府*的渎职,你们在业务断档留有空白。2012年你们也没有向人民提供服务,却一分不少的套工资,吃空饷是讲不通的。
  我们村的水库、平塘、沟渠从66年至今40余年失修,改革开放以来根本没有公共投入,实行吃光、贪光、卖光的三光政策,现在村委只剩下空壳一个,一场大雨就是一场灾难,前几年的经济大部分掌管在镇*政*府*的手里,经济非常拮据,很多工作都无从下手。在灾难面前我们村委缓发了工资,去年挖沟修路3000多米,泄洪畅通无阻,村北避免了一场大灾大难,今年我和邹俊民,邹广斌召集村民成立防汛小组严把死守昼夜奋战在抗洪救灾第一线,发现灾情都及时上报。在村南村东挖沟修路将近8000米,把洪灾带来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莱州电视台虽然对村主任张玉玺进行了跟踪采访录像,我觉得可能民选村主任张玉玺很敏感,所以用文字报道也是有倾向性的。我向来不表白自己,更不需要*政*府*表扬,这些都是我应尽的职责。我的权力来自于村民,一切为村民负责,只要村民认可就可以了。


  莱州张玉桥张玉玺
  2013年9月28日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最新主题

热门主题

精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