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我记忆中的端午节

    作者:郝治年  浏览次数:7344  发表于:2014/5/31 19:59  [ ]
我记忆中的端午节

从50年代初我记事起,端午节就在我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得那时候每到端午节那天我们还在睡梦中,母亲就在我们兄弟俩的手腕和脚腕上轧(ga 方言,即缠绕)上了“撸束”(方言,即五彩线)。有时候我醒了,总闭着眼假装不知道,精心享受着母亲的爱。那幸福,那温暖,那欣慰,那甜蜜,至今难以忘怀。
那时候,每年的端午节前,大街小巷不时的有挑担的货郎手摇拨浪鼓,吆喝着叫卖。货担子上有各种颜色的线车,叫“撸束线”。每到一处,周围都围满了大人孩子。根据需要,按尺或线的根数多少割着买。我家里没有钱,母亲就用织布剩下的碎线头染成各种颜色,捻在一起给我们当“撸束线”。尽管颜色不如买的鲜艳,但我们挺喜欢,也觉得挺美。因这是母亲的心血。
记得端午节那几年,每当天快亮了,母亲把我们叫醒。我一睁眼,除了我们手和脚上有“撸束”外,窗棂子、门槛、门吊环上等都缠上了五彩线,美极了。我伸出胳膊,抬一抬脚,感到无比自豪,因自己比以往俊了,美了。
我们刚下了炕,母亲就拿着篓子领着我们出门“拉露水”。在路边长满青草和艾蒿的地方,母亲用手沾点露水檫脸,并让我们也学着用露水洗脸。说用端午的露水洗脸可以消灾祛病。我们一边踏着露水走,一边拔艾蒿和挖“道切切”“麻蒿”“接骨草”“布布丁(蒲公英)”“西瓜香”“甜茄”“鬼枕头”“银钱谷”“山面汤”“板苍腿”“马荠菜”“麦子”“山麦子”等多多山药材。这些都要在太阳出来前完成,这才叫拉露水,是端午节的重头戏,否则不灵。
艾蒿回家放在街门顶上辟邪消灾,其它药材存放在背阴处,备防病治病专用。
吃粽子是端午节的必备食品。那时候家里买不起粽子叶,母亲就事前领着我们到村西边的沙沟河边拨一些芦苇叶子当粽子叶。粽子三个角放上长果仁,外部用稻草(稻子秸秆)缠绕,煮熟了那味道可香了。有一年我妈妈上山劳动没有时间包粽子,就在锅里摊上芦苇叶子,上面放上大米让我们放学回家自己烧火蒸。嗨,那味道也挺美,和粽子味道差不多。
端午节后的第一场雨,母亲就让我们用剪子剪去手和脚上的“撸束”扔到院子里,说是让它变成“曲线”(方言,即蚯蚓)随水流到海里让鱼吃。待我们长大了才知晓那是纪念屈原。就是“撸束”在雨水中转化为蚯蚓到江河中喂鱼,以此保护爱国诗人屈原的躯体。
刚开始那阵子,我们带着“撸束”最不喜欢下雨天,妈妈都是强逼着我们割掉扔到雨水的院中,因我们还没有喜欢够。无奈在母亲的好说歹说下,只好不情愿的割痛去爱了。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随着当今生活的改观,以往的民间传统节日习俗逐渐淡薄了。但那幼时美好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假若时间若能倒流,我多么想再回到当年,偎依在母亲的怀里,再一次享受一下母亲在手腕和脚腕上轧“撸束”的亲情啊!
2014年端午节前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