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一个被遗忘的移民地----河北枣强

    作者:郝天祖  浏览次数:4380  发表于:2014/1/7 19:44  [ ]
【中华史林】一个被遗忘的移民地----河北枣强

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明初大移民”虽然经历了数百年,人们总是津津乐道地传说着关于移民的故事。移民除了家喻户晓的山西“洪洞县”之外,那么另一重要集散地则在河北枣强。然而枣强县移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人们在繁衍生息的过程中,一直一辈一辈地在传说着,猜测着。希望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寻找一个比较可靠的说法。我们努力在时光的隧道里寻找着迁民的足迹。

枣强移民的历史背景:

明初洪武(1368-1398)、永乐(1403-1424)年间几十年的移民活动,不仅史实确凿,且对中华民族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明太祖实录》迁民记载达66项(次),其中规模较大18次,枣强为其中的一部分,且是个中转站,又是历史移民的接纳地。造成枣强移民的背景主要是战争、自然灾害和瘟疫。

枣强移民的史实证据


“莫道渊源无考证,私家记述最为真。”

现在民间的谱书大多数始修于明中叶以后。

《青州市地名志》述“传说明太祖朱元璋做了皇帝,派兵来山东搜杀了三遍,杀光居民后,又于洪武二年(1369年)从洪洞县和枣强县迁来大批移民,建立了现在的座座村庄,许多族谱是这样记载。经考之信史,却找不到朱元璋搜杀山东之说……青州一带的族谱,绝大多数说其祖先于明洪武二年自洪洞或枣强县迁来。这种记载是对的”。淄川县志载“(1369年)明洪武二年七月,淄川州废,淄川、新城隶属济南府,是年起,明*政*府*从河北枣强县、山西洪洞县向淄川、新城、临淄等县移民,官府给耕牛、种子免征三年租税”。

淄川区《蒲氏族谱》记载“乡中民则迁自枣强蓟者盖十室而八九”。经考证,该区地名资料虽达不到这样高的移民比例,但却有60%的村是枣强移民建立的。又如明洪武年间,移民入昌乐,枣强县为最多,山西洪洞县次之,江南也有少量。移民户的族谱载有“奉牒”、“奉旨”、“迁发”等内容。

毕都乡响水崖村《夏氏族谱序》云:“景太祖伯叔兄弟十五人,于洪武二年三月初三日卯时,自枣强迁发青州府鼓楼西常家胡同。迨至八世祖迁响水崖。”尧沟镇大杨家庄《杨氏族谱序》云:“余杨氏始祖讳殿禹,居河北枣强县,有洪武二年,奉旨迁至山东益都东尧沟镇南里许黄水东岸而居之。”

临淄区单家庄《李氏族谱序》:“我始祖原籍直隶枣强县师友庄,自洪武二年军迁胥延数世……单家庄李氏宗亲学铭、春来、春美曾到枣强县王均乡大师友村寻根问祖续谱接案。2004年7月,两支核对族谱,系同一李氏殆无疑义。”另外,单家庄祖祠碑记:“明洪武二年(公元一三六九年)先人穷、毅二兄弟,由河北省枣强县师友庄辗转迁于此福泽之地立制建村……”更是有力的佐证。

《日照袁氏》一文作者袁锡平在族人协同下,多次到莒县九里坡、沂水40里袁家庄、袁家城子等村探访。2001年初又与4名同族到枣强寻根问祖。他分别查阅了日照、莒县、沂水三县的袁氏谱书,日照傅家疃《袁氏族谱》载:“我袁氏乃直隶省冀州枣强县向义村人也,自大明洪武十二年已末(1397),始祖兄弟三人徙居山东,长居青州府日照县傅家疃,次居青州府沂水县袁家庄,三居青州府莒邑九里坡。盖三支族繁丁盛,皆我袁氏先世阴功所致也。”沂水《袁氏族谱》家传序云:“袁氏之先,直隶枣强人也。”莒县西乡(夏殿)《袁氏族谱》族谱弁言称:“考吾先祖自明初由河北枣强县迁居日照(傅家疃)后由日照分居莒县袁家疃,九里坡等村,而吾夏殿始祖系由袁家疃迁来者”。袁锡平在文中说:“世远年湮,朝代变迁,村无档案,找一个600多年前的村庄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查阅枣强《袁氏族谱》显然日照、莒县、沂水三县袁氏确属冀州枣强袁”。

利津老户的居民大半都是明初移民,近年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是:南宋、北宋、店子、前刘、王庄、明集、盐窝、利津等8个乡镇中,90%的村有明洪武和永乐年间的移民户,其祖籍为枣强县,世代流传的歌谣是:“要问老家在哪边,直隶省的枣强县。”章丘王氏2004年有人到枣强镇王洼村寻根问祖,经核对,双方族谱确系一祖。

全国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副主席李蒙,家在山东博兴市利城村,其家谱记载“自明洪武年间,从河北枣强县迁入利城村。”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传统文化,特别是对家庭世系的文化的重视尤为突出。山东居民到枣强来寻根问祖的不计其数。如山东淄博市高青县的刘刚,说根据地名志我们是从河北枣强县搬迁来的。只知道辈份有“云、元、希、延、俊”,但不知道以后如何续。山东邹平县刘传林其族谱记载洪武四年奉诏从枣强迁至山东之长山居住,传有数世,欲寻祖源。山东寿光市广陵村陈汉湘家谱记载始祖由河北枣强迁入欲寻祖源……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一一赘记。


齐鲁大地上的周村有古老的文明,物丰人杰,历史名人层出不穷,特别是迁自直隶枣强的后裔,断承着优秀的道德理念,勤奋耕读,友善乡里。例如,在周村附近般阳胡氏,“自明诬武二年由直隶枣强一车二马迁居于淄邑(现淄博一区)明水店,传至三世支庶繁昌”。

究其原因,与宗祖家训不无关系。胡氏祖从枣强迁来后,嘱咐儿孙,遵当地风俗,树乡里楷模,10世《般阳胡氏族谱序》中曰:“患难艰危用周恤,遇玩无知用教诲,老幼无倚用抚郑养,死丧婚嫁用捐助。”可见这种高尚的家教影响着代代宗室,感染了乡里民风,做出了不配的业绩,有的成为受人称道的名门望族,这里略举一二,可见一斑。

你一定知道留传广泛的文学巨著《聊斋志异》,你更知道创作这部巨著的是“写鬼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郭沫若评语)的蒲松龄先生,但你可能不知道,蒲先生创作完成这部传世名著是在周村西铺村的毕氏家中。你更中能不知道,这里毕氏家庭的祖先来自冀南平原上的枣强县。

周村区文化局的同志,邀我参观了蒲学圣地--西铺“蒲松龄书馆”,这是当年毕家聘蒲松龄先生教书的地方。我在内容丰富的陈列室内,看到了古版的《毕氏序谱》,记道:“祖先当金、元两朝时,自枣强来居……”看来,毕家与这里其他家族一样,早年由河北枣强迁发至此。据考,明朝崇祯年间,毕家出一名士叫毕自严,官至户部尚书,也是著名诗人。清道光年间,毕家又出一名士,叫毕道远,官至礼部尚书,以清正廉洁著称。毕氏有族“一门二尚书”在当地传为佳话,炫赫500余年。这样的名门望族,一定会注重对儿孙们的培养教育。于是毕自严的二子毕际有,曾任过知县、知州,主持家政后,在康年左右,聘来当时淄川学有名气的蒲松龄先生来毕家书馆任教,蒲先生在此教书、读书、生活长达30余年。

蒲松龄先生在毕家教书,有非常宽松与良好的环境,蒲先生先后教毕家8位弟子,但都没高中,可毕家从没为难于他,甚至以高朋贵友相待,关系很为融洽。毕家有山清水秀的石隐轩,供蒲先生以文会友;毕家石隐园后门有面临大道的凉棚,供蒲先生设茶摆烟,招人休憩,谈说天下奇闻怪事,搜集创作素材;毕家将历代藏书数万册集于“万卷楼”,蒲先生如鱼得水,尽情在知识的海洋中邀游。同时,毕家还为蒲先生专设房屋一间,起名“聊斋”,顾名思义,为闲聊之斋也。蒲先生数百万字的作品,大部出自这间“聊斋”之屋。还有毕家的亲戚,王士桢(号渔洋山人)官至清刑部尚书,后有“一代诗宗”之誉,曾为蒲松龄的作品题诗、评点,起了一定的推崇作用。因而笔者认为,有了迁自河北枣强的毕家,才促就了17世纪文学巨匠浦松龄和他的宏伟巨著《聊斋志异》。

享有“天下第一村”美誉的山东周村,名扬大半个中国。周村历史上非府非县,但工商贸易异常繁盛,何而来之”这与明、清时期,枣强籍人士李化熙有很大关系。据查,北关李氏族谱记载:“始祖公,于前明初年,自直隶枣强县徙居长山县长白山北麓李家峪。”李区家族出一名士李化熙,字五弦,中进士后为四川巡抚。明崇祯七年,刚接至陕西巡抚任命,没来及赴任,崇祯皇帝又急任他榆林总督,率10万大军抵御闯王北进。然而李化熙的军队尚未调齐,闯王攻进北京,崇祯吊死煤山,李化熙只好率领所部退回家乡周村,以待时局之变。

李化熙不只给周村带来了上万人马,还带来了大批军响,无疑增加了当地购买力。同时军营安扎,震摄了杂匪土棍,百姓安居乐业,商家纷纷掘起,周村市井兴盛起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清王朝平定北方之后,李化熙顺应时势,归顺清朝,累进刑部尚书,在京为官。而市井繁荣的周村又萧条起来,究其原因,一是一些市霸土豪,欺行霸市,巧取豪夺;二是本地官员税赋加码,刁难勒索,正常的交易秩序难以保证,商户纷纷迁走。此时李化熙为免遭明官降清的“贰臣”非议,又确为奉养家中老母,于顺治十三年辞职还乡。他目睹周村荒芜萧条的景象,实不可忍。为造福乡里,主动呈请山东巡抚减免农税,生津养息,又协助治理街市秩序,以使商家正常经营,更为重要的是不惜巨资,大兴义举,代替完纳周村所有商税,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李化熙故后他的孙子李斯拴又继先人遗志,代完周村税银30余年。从此,周村由官集变为义集,当年县衙还刻立“今日无税”碑耸立街头,公示于众。(这一石碑现仍屹立街头)“周村买卖,不交市税”的消息不翼而飞,天南海北上埠商家接踵而至,建厂开店,常驻扎根,使村经济日益繁荣,成为誉满华东、华北的“天下第一村”。据说,至今大多数李家后裔,秉承祖志,助人为乐,做着不少好事。如我结识的书画这李执申先生,系李化熙第11世孙。他不仅学识渊博而且性情坦诚,有人所求,尽心为之。最近所开书画店命名“依德堂”,其寓意,一是依仗、传承祖上德性,发扬不大;二是依德立身立业。足以看出,来自枣强李家后代的拳拳之心。

寻根现象的思考

与山东周村的朋友告别时,他们再三嘱咐,费心考察寻找历史上枣强县迁民的足迹,以便他们回来寻根续谱。我回来后马上与枣强县志办公室的朋友取得联系。他们说,每年都收到来自山东的很多信件,也有的驱车专程前来,都是寻根问祖,查找历史迁居的详实资料。看来的某此地方这种寻根现象,正在兴起,笔者有几点思考与读者共商。

常言说“盛世修志”。我们正处在一个经济发展,社会安定的新时代,人民安居乐业。盛世当今,人们很自然地回访记录过去的历史,传承教育后代。而写家史、续族谱无疑是修志必要的资料来源和重要内容之一。因而引起了人们的注重,这是其一。

其次,每个家族,都应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细胞,每本族谱,都应是中华民族史的一部分。追根尚祖,对每一位中华儿女来说,都会感到更贴切、更亲切,因而就更迫切。这种现象,大有涓涓细流汇河成海之势。

第三,年古的先人,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有正有反、有对有错,有的显赫、有的平庸,但那都是历史的过去。思想意识先进的现代人会辨证地看待一切。对一代一代给下辈传送文化的祖先,本身就应得到我们的尊重,需我们去总结与传记,这将使一脉相承的中华民族更加团结。

第四,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我们需要相互联系,这将有利于交流信息,扩大交往,引进人才,吸收外资,从而促进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的社会发展。

累上所述,我愿引起各级、各方人士对这一现象的关注,真心地做些艰苦的社会调查,这不仅对那些寻根谱的人们,特别是对诚心等待的山东朋友,有个真诚的交待。进而对研究发展我国民俗文化在内的社会文化有一定意义与作用。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