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轉載唐代《郝處俊》及《郝象賢》有關的文章

    作者:郝治年  浏览次数:4066  发表于:2012/11/24 18:55  [ ]
[i=s] 本帖最后由 郝治年 于 2012-11-25 08:36 编辑

郝處俊

郝處俊(607年——681年),安州安陸人。其父為郝相貴,許圉師的外甥,生於隋煬帝大業三年(607年),十歲早孤,好讀書,嗜《漢書》。貞觀年間進士,吏部侍郎高士廉很看中他,做過甑山(漢川)縣令,故時人稱郝甑山。累遷吏部侍郎。武則天當政時,極力反對唐高宗讓位武則天。卒於唐高宗開耀元年(681年),年僅七十五歲。郝處俊下塟後,有一位書生路過其墓,嘆曰:“塟壓龍角,其棺必斫”。有二子:郝北叟,官任司諫郎;郝南容,官任秘書郎。後來其孫郝象賢造反失敗,武則天下令將郝象賢的屍體割裂分解,再挖掘郝處俊的墳墓。

人物簡介

郝處俊,字不詳,安州安陸人。生於隋煬帝大業三年,卒於唐高宗開耀元年,年七十五歲。十歲而孤,知禮能讓。及長,好學,嗜《漢書》。貞觀中,第進士。累遷吏部侍郎,因佐李勣討高麗有功,入拜東臺侍郎。上元初(674年),遷中書令。時唐高宗多疾,慾遜位武后,處俊諫止。處俊自秉政,凡所規諷,得大臣體。武后忌之,以行止無瑕,不能加害。又兼太子中庶子,拜侍中,罷為太子少保。處俊著有文集十卷《兩唐書誌》傳於世。

史籍《舊唐書》卷八四列傳第三十四記載
劉仁軌、郝處俊、裴行儉、子光庭。

郝處俊傳

郝處俊,安州安陸人也。父相貴,隋末,與妻父許紹據硤州歸國,以功授滁州刺史,封甑山縣公。處俊年十歲餘,其父卒於滁州,父之故吏賻送甚厚,僅滿千餘匹,悉辭不受。及長,好讀《漢書》,略能暗誦。貞觀中,本州進士舉,吏部尚書高士廉甚奇之,解褐授著作佐郎,襲爵甑山縣公。兄弟篤睦,事諸舅甚謹。再轉滕王友,恥為王官,遂棄官耕。久之,召拜太子司議郎,五遷吏部侍郎。
乾封二年,改為司列少常伯。屬高麗反叛,詔司空李勣為浿江道大總管,以處俊為副,嘗次賊城,未遑置陣,賊徒奄至,軍中大駭。處俊獨據胡床,方餐干糧,乃潛簡精銳擊敗之,將士多服其膽略。總章二年,拜東臺侍郎,尋同東西三品。·······
(見於郝宇軒宗親發表于2011年11月10日22:45《郝氏名人-郝處俊》,這裡不再重複贅述)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五列傳
狄郝朱

郝處俊

郝處俊,安州安陸人。父相貴,因隋亂,與婦翁許紹據硤州,歸國,拜滁州刺史,封甑山縣公。處俊甫十歲而孤,故吏歸千縑賵之,已能讓不受。及長,好學,嗜《漢書》,崖略暗誦。貞觀中,第進士,解褐著作佐郎,襲父爵。兄弟友睦,事諸舅謹甚。再轉滕王友,恥為王府屬,棄官去。久之,召拜太子司議郎,累遷吏部侍郎。高麗叛,詔李勣為浿江道大總管,處俊副之。師入虜境,未陣,賊遽至,舉軍危駭。處俊方據胡床,體胖,安餐乾糒不顧,密畀料精銳擊之,虜卻,眾壯其謀。
入拜東臺侍郎。時浮屠盧伽逸多治丹,曰:“可以續年。”高宗慾遂餌之。處俊諫曰:“修短固有命,異方之劑,安得輕服哉?昔先帝詔浮屠那羅邇娑寐案其方書為秘劑,取靈花怪石,歷歲乃能就。先帝餌之,俄而大漸,上醫不知所為。群臣請顯戮其人,議者以為取笑夷狄,故法不得行。前鑒不遠,惟陛下深察。”帝納其言,第拜盧伽逸多為懷化大將軍,進處俊同東西臺三品。
鹹亨初,幸東都,皇太子監國,諸宰相皆留,而處俊獨從。帝嘗曰:“王者無外,何為守御?而重擊柝,庸待不虞邪?我嘗疑秦法為寬,荊軻匹夫耳,匕首竊發,群臣皆荷戟侍,莫敢拒,豈非習慢使然?”處俊對曰:“此乃法急耳。秦法,輒昇殿者,夷三族。人皆懼族,安有敢拒邪?魏曹操著令曰:‘京城有變,九卿各守其府。’後嚴才亂,與徒數十人攻左掖門,操登銅爵臺望之,無敢救者。時王修為奉常,聞變,召車騎未至,領官屬步至宮門。操曰:‘彼來者,必王修乎!’此由修察變識幾,故冒法赴難。向若拘常,則遂成禍矣。故王者設法不可急,亦不可慢。《詩》曰:‘不懈於位,人之攸墍’,仁也;‘式遏寇虐,無俾作慝,’刑也。《書》曰:‘高明柔克,沈潛剛克’,中道也。”帝曰:“善。”
轉中書侍郎,監修國史。初,顯慶中,令狐德棻、劉胤之撰國史,其後許敬宗復加緒次。帝恨敬宗所紀失實,更命宰相刊正,且曰:“朕昔從幸未央宮,辟仗既過,有橫刀伏草中者,先帝斂轡卻,謂朕曰:‘事發,當死者數十人,汝可命出之。’史臣惟敘此為實。”處俊曰:“先帝仁恩溥博,類非一。臣之弟處杰被擇供奉,時有三衛誤拂御衣者,懼甚。先帝曰:‘左右無御史,我不汝罪。’”帝曰:“此史臣應載。”處俊乃表左史李仁實慾刪整偽辭,會仁實死而止。
上元初,帝觀酺翔鸞閣,時赤縣與太常音技分東西朋,帝詔雍王賢主東,周王顯主西,因以角勝,處俊曰:“禮所以示童子無誑者,恐其欺詐之心生也。二王春秋少,意操未定,乃公朋造黨使相夸,彼俳兒優子,言辭無度,爭負勝,相譏誚,非所以導仁義,示雍和也。”帝遽止,嘆曰:“處俊遠識,非眾臣所逮。”遷中書令,兼太子賓客,檢校兵部尚書。
帝多疾,慾遜位武后,處俊諫曰:“天子治陽道,后治陰德,然則帝與后猶日之與月,陽之與陰,各有所主,不相奪也。若失其序,上謫見於天,下降災諸人。昔魏文帝著令,帝崩,不許皇后臨朝。今陛下奈何慾身傳位天后乎?天下者,高祖、太宗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正應謹守宗廟,傳之子孫,不宜持國與人,以喪厥家。”中書侍郎李義琰曰:“處俊言可從,惟陛下不疑。”事遂沮。又兼太子左庶子,拜侍中,罷為太子少保。開耀元年卒,年七十五。贈開府儀同三司、荊州大都督。帝哀嘆其忠,舉哀光順門,祭以少牢,賻絹布八百段、米粟八百石,詔百官赴哭,官庀塟事。子北叟固辭,未聽。裴炎為白帝曰:“處俊阽死,諉臣曰:‘生無益於國,死無煩費,凡詔賜,願一罷之。’”帝聞惻然,答其意,止賻物而已。
處俊貲約素,土木形骸,然臨事敢言,自秉政,在帝前議論諄諄,必傅經義,凡所規獻,得大臣體。武后雖忌之,以其操履無玷,不能害。與舅許圉師同里,俱宦達,鄉人田氏、彭氏以高貲顯。故江、淮間為語曰:“貴如郝、許,富如田、彭。”
孫象賢,垂拱中,為太子通事舍人,後素銜處俊,故因事誅之。臨刑,極駡乃死,后怒,令離磔其屍,斫夷祖、父棺塚。自是訖後世,將刑人,必先以木丸窒口云。

《太平廣記》卷第三百八十九·塚墓一

李德林、郝處俊、徐績、韋安石、源乾曜、楊知春、唐堯臣、陳思膺聰明花樹、李正字弘卿,學道。見東王父,教之。十七年後,正(‘正’原作‘言’,據明抄本改)身死,家人埋之於武陵,而塚上生花樹,高七尺。有人遇見此花,皆聰明,文章盛。
····················
郝處俊

原文:
唐郝處俊,為侍中死。塟訖,有一書生過其墓,嘆曰:“塟壓龍角,其棺必斫。”後其孫象賢,坐不道,斫俊棺,焚其屍。俊髪根入腦骨,皮托毛著骷髏,亦是奇毛異骨,貴相人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郝處俊在做侍中時死去。埋塟後,有一個書生經過他的墓地時感歎說:“墳地壓住了龍角,棺木將來一定會被砍斷的。”後來他的孫子郝象賢,因犯罪被誅殺,朝廷派人砍開郝處俊的棺木,燒了他的屍體。人們看到郝處俊的髪根都扎到了頭骨里去了,皮托著毛附在骷髏上。真是奇毛異骨,貴人之相。


《塟書》:“塟壓龍角,其棺必斫”

《朝野僉載》中也反映了武則天處治郝處俊的情況。據說,郝處俊下塟以後,有一位懂風水的讀書人經過他的墓地,相地後覺得不妙,當時就嘆息道:這墓塟到了兇地,《塟書》上的口訣是:“塟壓龍角,其棺必斫”。
“塟壓龍角,其棺必斫”,難道真有這回事情?塟書上的‘龍’理論相當複雜難懂,通俗理解就是山。站在高處縱覽,座座大山就是條條巨龍。塟書認為風水寶地十分不易,一位相地高手,一輩子也找不了幾處,甚至一處也無,此即所謂“三年尋龍,十年點穴”。
具體地講到“塟壓龍角”,就會有很多種理解,字面理解就是棺材壓住了龍脈的一角,墓主將來一定會遭罪的,棺材要遭劈砍。就拿郝處俊來說,他就是所藏之處壞了天子家的風水。你想想,這樣的塟法還不壞了大事?皇帝家的風水也敢沾染,日後遭掘墳焚尸是自然的事情了。即便壞了地主老財家的風水,也會麻煩的,何況天子家?此塟地自然主兇。
《朝野僉載》上所記李勣、郝處俊二墓被武則天挖掘時,都提到了“朱雀”、“龍”。這兩種動物在過去是被風水先生作為“四靈”中的二靈來使用的,即“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都代表著不同方位的地界最高神,套用到了人間,最高神自然就是皇帝了。
透過現象看本質,實際上,這是《朝野僉載》的作者張鷟在借風水記錄武則天盜墓的真相:李勣、郝處俊二人是得罪了武則天,屍體才被從棺中拖出來的。真相并不在風水本身,讀者應該注意理解。
武則天派人掘開郝處俊的墓後,將他的棺材劈開,發現郝處俊的屍體已腐爛,成了一具骷髏。但武則天沒有因此罷手,而是焚燒了骷髏。郝處俊的屍骨還讓人看出了異常,他的髪根都扎到了頭骨里去了,皮托著毛附在骷髏上。有會相面的說,郝處俊這是“奇毛異骨,貴人之相”。但再奇再貴,也沒有躲過武則天的大鏟和大砍刀。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五十八·嗤鄙一

魏人鉆火、齊俊士、元魏臣、并州士族、高敖曹、梁權貴、柳騫之、阮嵩、郝象賢、朱前疑、張由古、侯思正、王及善、逯仁杰、袁琰、臺中語、沈子榮、武懿宗、張衡、李良弼、來子珣、閆知微、崔湜、權龍襄。

郝象賢

原文:
唐郝象賢,侍中處俊之孫,頓丘令南容之子也,弱冠。諸友生為之字曰寵之,每於父前稱字。父紿之曰:“汝朋友極賢,吾為汝設饌,可命之也”。翌日,象賢因邀致十數人,南容引生與之飲,謂曰:“諺云:‘三公後,出死狗’。小兒誠愚,勞諸君制字,損南容之身尚可,豈可波及侍中也”?因泣涕,眾慚而退。寵之者,反語為癡種也。(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的郝象賢,是侍中郝處俊的孫子,頓丘縣令郝南容的兒子,二十左右歲。朋友們都說對他的字很喜愛。每次在父親面前提到別人稱讚自己字寫的好這件事,父親便哄騙他說:“你的朋友很賢明,我為你設宴,可以把他們請來”。第二天,郝象賢邀請到十幾個人,郝南容與他們一起飲酒,他對他們說:“諺語云:‘三公後,出死狗’。小兒誠然很愚癡,有勞各位抑制他練字了。損害我南容倒沒什麽,怎可以波及侍中呢”?於是哭了起來,眾人慚愧而去。原來說喜愛郝象賢字的人,現在反說他是癡種了。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