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清代山左女诗人郝秋岩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5148  发表于:2012/3/30 19:12  [ ]
郝秋岩,是清乾嘉时期名震齐鲁的齐河籍女诗人,也是中国古代女诗人中留下诗歌最多的一位。她一生命运多舛,早年丧父、中年丧偶、幼子夭折,集人生之三大不幸于一身,然而她却以惊人的意志和对生活的执着,用诗歌记录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

[p=30, 2, left]人生际遇尽悲惨

郝秋岩,约生于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其父郝允哲,字圣陪,号镜亭,有 《深柳堂诗草》、 《延绿堂诗稿》等传世;叔父郝允秀,字水村,号寅亭, 14岁即工诗, 19岁著有 《拾翠囊集》;兄郝竹林,弟郝餐霞,皆工诗能文。郝秋岩出生在这样一个诗书家庭,加之天性颖敏,从小受到良好的文学熏陶。但不幸的是,秋岩 7岁时,她的父亲镜亭先生便去世了。值得庆幸的是,秋岩能够和他的哥哥和弟弟一样,受教于叔叔郝允秀和聘请来的家庭教师宋湘皋 (德州宋弼之子),能够览读家庭积累下来的大量图书。她就是通过这些渠道,学会了赋诗作文,并小小年纪就有了诗名。其弟郝筨在 《秋岩诗稿原叙》里说, “余姊,少颖悟,于书无所不读。及长,尤肆其力于诗。当初命笔,超然名隽,脱尽尘俗气。迨后,更受教于外祖母之弟宋湘皋先生,家寅亭叔父,诗境乃益进”。 [/p][p=30, 2, left]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才貌双全的郝秋岩的婚事却成为一桩难事。既要门当户对,又要才气过人,实在是难以找寻。嘉庆六年 (1801),已是24岁的郝秋岩嫁给了齐东县大张村的一位廪生张醒堂 (今邹平县台子镇大张村),作继配。张醒堂比郝秋岩大 20多岁,只不过依仗父亲过去的几个朋友的关系,在江浙一带做一个小官,并有2个女儿需要照料。在郝秋岩诗集的第三集里,有 《命薄》一诗,里面有她弟弟郝筨的和诗和序,其序说, “姊少擅诗名,夙耽艺事,德容双绝,伉俪独迟”。 [/p][p=30, 2, left]结婚不久,他们有了自己的儿子张可观。这时,郝秋岩的生活比较幸福美满。儿子长得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丈夫在江浙一带虽说做的是个小官,但还是能够挣得一份俸禄,这时的她 “五纹刺绣怜娇女,七字吟诗教幼男”。有时也与丈夫诗文唱和,琴瑟相谐,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好日子过了还没几年,嘉庆九年 (1804)丈夫张醒堂便因肺病去世。这对沉浸在幸福之中的郝秋岩来说,无疑是塌天般的打击。丈夫病逝后,郝秋岩独自一人艰难地维持着整个家庭生活。嘉庆十三年 (1808年),年仅7岁的儿子张可观又因病夭折,这对柔弱的她是个多么巨大的打击!她在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的日子里写下许多带血带泪的诗。大约15年后,她觉得已无兴致于诗,便毅然决然地封笔了。[/p]
[p=30, 2, left]嗜诗如命凝感悟 [/p][p=30, 2, left]秋岩的诗被汇编为 《秋岩诗集》,共3卷。其中 《碧梧轩吟稿》 1卷有诗98首,属闺中之作; 《蕴香阁诗草》 1卷存75首,是相夫教子时的作品; 《恤帏吟》 1卷存诗40首,是夫亡子夭后的作品。其诗作因其生活背景各异,其格调与写作特点也不尽相同。 [/p][p=30, 2, left]在未出嫁前,郝秋岩的主要任务是学习,这时的诗歌感情色彩较少,多是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语言清丽明快,天真尽现。她在 《秋桐》中写道: “开窗望秋月,坐对双梧影。斜风自西来,落叶满金井。百尺栖风干,荣落在俄顷。忽忆渊明诗,悚然发深省”。弟弟餐霞这样夸赞姐姐郝秋岩: “当初命笔,超然名隽”。如她的《琴》: “绿绮名原贵,清风兴自深。无妨弹古调,何必有知音”。在她看来,诗歌只要能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不必在乎别人的议论。如她的 《砚》: “画阁伴清吟,芸窗每夜深。惟兹一片石,知我万重心”,说文房中的砚石最了解自己的心思。她在外祖母家写的 《平原春日寄家兄竹林》: “清时豪客竞弹冠,宦海应知归棹难。季子幸馀田二顷,无须车马入长安”。在这里她提醒自己的哥哥,官场也是很复杂的,甚至有时候是很黑暗的,你入了官场想回头都很难。苏秦当年说我家里要是有负郭田二顷,我就不出去求官做了,家里很穷,穷的连地都没得种了,所以才出去做官,不得不车马入长安。不要太迷恋于追求做官,做官其实也不容易的。再如她的 《贺外叔祖张汝安 (平原张予定)先生致仕归里》:“不为虚名羁却身,忙从宦海觅归津。清风一枕南窗卧,的是羲皇以上人”。她认为她的这位姥爷主动放弃官位致仕归里,是不为虚名,是从苦难复杂的宦海当中找到了自己回家的路。能够看出,郝秋岩的见识已是如此之高。 [/p][p=30, 2, left]郝秋岩结婚以后, “相夫子以持家,奉孀亲而视膳”。她与丈夫张醒堂,诗文唱和,度过几年的幸福岁月。这时她的诗歌大都是织布做女工之余写的,特点为朴实率真,多为通过托遣幽情来抒发自己的情怀。我们见到的她结婚后的第一首诗就是 《赠醒堂》: “一结同牢义,相期百岁欢;葑菲君不弃,藜藿妾能安。奉侍惭身薄,优怜托母宽;膝前双弱女,共作掌珠看”。
结婚的同年,郝秋岩有了自己的儿子张可观,长得聪明颖慧。这时的郝秋岩,一边向丈夫前妻生的 2个女儿传授女红,一边向自己的儿子传授诗歌。这在秋岩相夫教子的诗里边有很典型的一首 《奉和醒堂》: “春水沄沄涨钓潭,花枝含笑草拖蓝。五纹刺绣怜娇女,七字吟诗教幼男,烈士襟怀君自许,贫家风味我能甘。无须怅望貂裘敝,十亩农桑亦足耽” 。劝道丈夫:你不要学苏秦那样,等着把那个裘皮衣服穿烂了才回家。咱们家里有十亩农田,随便种点桑麻或粮蔬,就能养活我们一家。你还是趁早回家吧。 [/p][p=30, 2, left]有人用红颜薄命、造物忌才来说明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往往会遭受一些常人难以想象到的曲折遭遇。与丈夫酬唱奉和的日子仅过了 3年,丈夫就去世了。这时的郝秋岩一边是变卖家产维持生计,一边是给人家做点针线活赚钱贴补生活。嘉庆十三年 (1808年),儿子张可观又因病夭折,这使得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这时的她,由于年迈的婆婆还在,故“不敢作崩城之哭。而苦绪萦怀” ,又不得不发,故有不少 “拥鼻之吟”。其弟郝筨所作的 《恤帏吟诗序》中说, “长歌当哭,无殊巫峡啼猿,短韵含凄不异陇山哀鸟”。济阳县令李若琳的 《秋岩诗集序》说: “《恤帏吟》一编凄凄怆怆,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文登学者李允升评介 《恤帏吟》是 “婉挚沉痛,令人不忍卒读”。[/p][p=30, 2, left]她写过题名 《女萝》的一首诗: “女萝附乔松,相期同岁寒。伊人厌斯世,捐弃顷刻间。微躯拼决绝,藐孤相伴牵。天高不可问,海阔枉拟填。忧端彻天海,风雨夜漫漫”。她在 《天道》一诗当中尽情哭诉: “天道茫茫未可图,忍将夭寿问洪炉。髧髦已抱千秋恨,付托终惭六尺孤。早是童年随幻化,何须七月识之无。泉台骨肉如相见,应念人间泪眼枯”。她嘱托她的丈夫和儿子,你们在黄泉相见,可不要忘记人间那双为你们哭干的眼睛! [/p][p=30, 2, left]郝秋岩的一生都是在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之中挣扎,当她所有的理想破灭之后,她就封笔了。这一年她才45岁,要说学问,要说作诗的技巧,都是比较成熟的时候,但是她还是封笔了。因为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再需要梦幻,也不再需要诗歌,因为她的眼泪已经流尽。这时的郝秋岩,心如死灰,万念俱寂,终于放下了那支曾经生花、也曾经滴血流泪的笔,走向了真正的沉默。
好诗自有传承人 [/p][p=30, 2, left]郝秋岩是古代女诗人中留下诗歌最多的一位。据建国后先后担纲两部 《齐河县志》主编的郝德禄先生统计,郝秋岩留存于世的诗共226首,仅 《秋岩诗集》中就保存了213首。当时郝秋岩齐东的家庭已经很穷,齐河娘家的家境也不富裕,刻印诗集就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令人欣慰的是,邹平籍学者李玉清,因与齐河郝氏家族有姻亲关系,出资编印了 《郝氏四子诗》。 [/p][p=30, 2, left]时任齐东县知县的时铭对郝秋岩崇拜有加,在其感叹 “女史传家学,遗经淑厥躬。才华谢道韫,孝行叔先雄。石破天奚补,鹃啼血已红”之时,极力宣传郝秋岩的诗才,并作 《题秋岩夫人恤帏吟诗卷》。郝秋岩的诗学老师宋湘皋先生也作 《题郝少君碧梧轩诗集》。道光年间的济阳知县李若琳,因母亲与郝秋岩有着同样坎坷的人生经历,一次偶然的邻邑采风,让他得知了齐东才女郝秋岩及其出类拔萃的诗作,自己在感动喟叹之余,决定捐俸付梓刊印其诗,以传于后,并亲自为 《秋岩诗集》作序。 [/p][p=30, 2, left]民国初年,道光年间印刷的 《秋岩诗集》几经碾转多有损毁,原齐东县李炳炎先生经过整理,于1920年用原版重新印制。原版存了100多年后,其中有13个版面已损毁,重印时不得不对这13个版面重新雕刻。李炳炎先生印完诗稿后,在书后附上了自己的一首 《补镌诗稿以赘纪念》的诗:“著作谁存绝妙词,孤身检点欲何之。吾乡他日征文献,幸有秋岩一卷诗”。[/p][p=30, 2, left]近几年,邹平县地域文化研究学者郭连贻、王忠修两位先生,耗时4年编著的《秋岩诗集校注》一书的出版,让后人对一代才女郝秋岩其人、其诗有了比较客观、系统地了解,也让这笔清新质朴、意蕴丰厚,却又几近湮灭的宝贵文化遗产重见天日。
[/p]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