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铭鉴:语言混乱会导致文化滑坡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4721  发表于:2012/3/20 19:19  [ ]
  【人物名片·郝铭鉴】

  1944年出生于江苏建湖。曾任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上海文艺出版总社副社长、上海文化出版社总编辑、上海文艺出版集团编辑委员会执行主任。现任《咬文嚼字》、《编辑学刊》主编,中国语文报刊协会、上海市编辑学会、上海市语文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理工大学和新闻出版总署教育培训中心兼职教授。

  曾获 “上海出版奖”和“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先进个人”、“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人”、“全国百名有突出贡献的新闻出版专业技术人员”等荣誉称号。2001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语言文字是文化最直接的载体。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当下,中国社会的语言文字却面临“全面混乱”的困局。对此,著名语言学家郝铭鉴先生有着深深的担忧和深刻的思考。

  传统语文教育

  讲究“读”和“悟”

  新报记者:您曾多次公开表示,中国的语言文字使用正陷入混乱,成为影响中国人文化素质的大事。治理汉语之乱,教育是关键所在。在教育这件事情上,过去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郝铭鉴:要提高整个社会的语言文字水平,第一步是从语文教育抓起,这是最基本的。这一步不抓好,后面再来补救,往往要事倍功半。语文是基础,如果不把语文教育抓好,那整个教育是有残缺的。回望历史,我们会发现,中国人对教育一贯重视,孔夫子就是教育家,有弟子三千,在那个时代,是不得了的规模。孟母三迁,讲的是教育的故事。中国人的教育意识是非常强烈的。过去我们的教育是怎么进行的?一般来说,大家族会开办家塾,将家族里的孩子聚拢来,请老师来教,《红楼梦》里就有描写家塾的章节。另一种典型的形式是社会办学,读书人开设文馆,附近的家庭都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读书。古代人的教育,教材无非两大类,一类是启蒙读物,《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另一类是经典著作四书五经。而教学方法,则可用一句话概括:书读百遍其义自现。这里讲究的是“读”和“悟”。

  我自己从事出版工作后,接触过的可以称得上“大家”的超过百人,他们的家庭背景不同,成长经历不同,研究领域也不同比如李四光、苏步青等研究领域并非文史哲,但是,这些“大家”,都是在过去的教育体系中培养出来的,他们的语文基础都非常好,很多人学贯中西。19世纪末20世纪初,新的思潮、新的文化出现了,历史进入了崭新的阶段,教育也翻开新的一页。从鲁迅回忆自己求学经历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早期的读书和后来的读书是不一样的,差别主要体现在学校教学内容上。有些内容,以前不会教的,比如数学、物理、天文等自然科学的东西。因为教育中加入了这些新鲜的内容,学生的知识结构、视野都和过去不一样了。工业革命后,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科学技术在社会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不具备这些知识就无法适应现代生活。教育随之做出改变,知识结构要重新设计。

  除了内容的变化,教学的目的也在发生根本性变化。过去读书,“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读书人都有个梦想通过读书改变人生。现在的教育是为了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为了让一代又一代人更好地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现代语文教育

  面临边缘化困境

  新报记者:教育由传统教育进入现代教育,教育目的、内容、方法都不同了,这个情况下语文是怎么教的?

  郝铭鉴:时代变化了,过去私塾那样的教法是不合理的。进入现代社会,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的教学方法。我们不否认语文教育的大方向,但是要看到,语文教学中,折腾比较多,争论比较大。我们当年读书时候,看上去没有争论实际上是有的,一开始叫《国文》,后来叫《语文》,再后来分成两本,一本《国语》、一本《文学》。前者是基本功,后者是讲文学欣赏。这些变化,都是在做尝试。现在的语文教育,争论更多,是要讲工具性还是人文性;是重语法还是淡化语法;是重古典还是重现代;教学方法是满堂灌还是启发式……语文教育在不断争论中发展,在发展中走的是一条七歪八斜的路。有时候前进几步,有时候又倒退几步。造成的结果是不同时代的人,语文功底和兴趣都不一样。

  在我们读书的时代,语文课是最有趣味的课之一,而现在,按照著名语文教师于漪的说法,语文课被边缘化了。很多学生认为一天不背外语单词不行,但一个星期不碰语文课没问题。于是就有了学生“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的现象,这样学语文怎么学得好。

  新报记者:很多人都认为,我们从小就跟着妈妈学习母语,语文似乎不需要刻意地上课学习,也能熟练掌握识字、说话,不就足够了吗?

  郝铭鉴:汉语是我们的母语,一个人会说话,会识字几个字,好像语文课都能上下来了,但是,在一个人的知识结构中,语文的知识是否有效、是否完善,恐怕都要打个大问号。很多人以为,讲话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现实是,我们的社会表达就出现了不会讲话。曾有语文老师在学生的一篇作文里数出了十几个“死了”,“今天的天热死了,我心里烦死了,看到老师讨厌死了……”用语单调,词汇量严重缺乏。另一种词汇量贫乏的表现是对流行语的过度使用。那些出自网络的词汇,似乎营造出一场语言的狂欢,可是,一个“爽”字打遍天下,反应出的是我们的语言表达缺乏个性,词汇贫乏的现状。

  从字词句着手

  掌握货真价实的语言文字

  新报记者:在您看来,如今我们的语文到底要怎么教?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郝铭鉴:第一,回归语文。语文就是语文,它的工具性不能忽略。当然一旦成为语文,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是有感情、有知识、有思想的,但首先它自身是个工具。古人说,“读书必先识字”,我们有没有遵循语文的规律来教讲识字?从符号学层次,到文字学层次,再到文化学层次,是不一样的。从符号学层次,一点一横一撇,记住了笔画就识字了。从文字学角度,每一个字从造字的角度是有其道理的。从文化学角度,每个字的用法,是有文化内涵的。老师不同的教法,学生对字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文心雕龙》中说“因字而生句,积句而成章……”识字是基础,最重要的是,让学生货真价实地掌握语言文字,对字词句篇有基本的认识。

  第二,拥抱经典。人在学生时代记忆力特别强,整体把握能力特别强,在这个阶段要让他们对经典有更多的接触。古人背的东西,都是很有价值的东西,一旦背熟,一辈子受益。我们的语文教育,要让学生拥抱经典,让他们背的东西是一辈子都用得到的东西。所以,语文教材里应该选取最精华的东西。我们现在的教材里面,很多精华的东西冲淡了,学生的课外阅读量也太少。拥抱经典是语文教育的重要课题,如果中学阶段没有一定阅读量,还谈什么语文素养。

  第三,尊重规律。语文学习有它的规律。我们在语文教育中有些做法未免主观色彩太浓。比如写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分到后来一篇文章一点味道都没有了。语文课要有趣。记得我读初中时,有个语文老师经常在课堂上要学生做口头作文。有一回天很热,老师出了个题目,让学生们用一句话来表达热。有人说,狗热得吐舌头了;有人说,鸡蛋放在马路上能烤熟。最后老师评点他认为最好的那句“电线杆在淌汗”。这句话,现在看也许很一般,但那是学生在课堂上自己想出来的。我们现在很多时候,上语文课把趣味都挤掉了,干巴巴的语文课是学不好的。

  第四,打造能力。这是最重要的方面。说到底语文是一个人的生存能力,这个能力包括阅读能力、理解能力、判断能力、表达能力。一个人的语言文字水平最后是以结果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我们现在很多人的口头表达问题很大。大学生求职,在面试的时候,都不知道如何得体地介绍自己。近几年来,阅读率降低成为社会现象,这其实是因为阅读能力降低。没有阅读能力就谈不上阅读兴趣,这是相互影响的。如果语文教育培养出的人都没有阅读能力,那是很失败的。

  阅读不能只是“品”

  更需要“啃”的精神

  新报记者:越来越多的人将阅读当做消遣,这对于大众阅读能力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郝铭鉴:现在流行“轻阅读”、“软阅读”、“浅阅读”,阅读只讲趣味,那不行的。如果一个人的阅读只停留在吃冰淇淋、巧克力的水准那是不够的。真正的阅读能力要体现在“啃酸果”上面。明明很艰深,但是对个人发展有用,就要啃下来。易中天出书《品三国》,用了个“品”字,我很感慨,品味、品尝,还是从文化享受的角度谈的,可是,有的东西是要啃的,从“品”到“啃”是两种境界。一个民族没有啃的精神,在文化上是上不去的。此外,判断能力也很重要。我们现在对很多语言现象失去了判断能力,不知对错,不知高雅粗俗,不知哪个符合语言规律,哪个不符合。有些大众媒体上标题都用错,出现主谓不一致的情况。可是居然还有很多人认为没关系。很多的问题,最后都是以结果的形式表现出来,追溯其源头,还是语文教育。

  新报记者:阅读能力、判断能力等方面能力的弱化甚至丧失,长远看,对于社会文化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郝铭鉴:在整个知识结构中语言文字不打好基础,会影响一个人的正常发展,影响一个民族的正常发展。我们在语言方面没有足够的准备的话,在整个文化领域都会表现出弱智的语言。我们现在恰恰把这一块看得很淡,在思想的认识上是有欠缺的。

  语言文字全面混乱

  会导致社会文化素质下降

  新报记者:不管在哪个时代,作家对于语言文字的发展都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们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这个时代的语言文字水平。对于当下比较受关注的青年作家,您如何评价?

  郝铭鉴:王安忆写过一篇《美丽的汉语》其中有一句话:“不要在我们手上折损汉语的美丽。”我们有没有真正认识到汉语的美丽?现在很多人在把语言当玩具,以游戏的心态看待语言,没有看到语言的特殊价值。在年轻一代作家身上和老一代作家身上,我们会发现,对待语言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咬文嚼字》今年“围观”名家博客,其中韩寒、郭敬明是年轻作家。看他们博客里的文字,你会发现,郭敬明是对语言没有敬畏之心的,韩寒在语言方面也有需要补课的地方。语言的高度和厚度是由一个时代中的代表性的人物表现出来的,唐诗、宋词、元曲都是能代表那个时代的语言文字高度的。上世纪30年代的文化人,对古典的东西非常精通,后来搞白话文了,也涌现了很多高手。毛泽东的白话文被誉为“党内第一”,鲁迅的白话文也是炉火纯青的。他们代表着那个时代的高度。今天的年轻作家韩寒、郭敬明属于同龄人中语言文字水平比较高的,但是,把他们的高度和前辈作家的高度放在一起比较,落差很明显。

  这个时代,语言已经变得不那么美丽,不那么精致,也不那么科学了。令人担忧的是,这还不是孤立的现象。过去我们在语言文字上存在局部混乱,比如错别字问题、语法问题,现在各个方面、各个层次、各个领域都存在问题,我们的语言文字出现了全面混乱现象,这个现象不纠正,短期看着很热闹,长此以往会引起整个社会文化素质的下降滑坡。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