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郴州男青年看守所死亡事件调查

    作者:郝庆光  浏览次数:3924  发表于:2011/11/24 21:21  [ ]
消失的七天: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24日 03:12 21世纪经济报道微博
  夏晓柏 彭立国

  

  

   本报记者 夏晓柏

   特约记者 彭立国 郴州 报道

   七天,一条鲜活的生命在看守所消失。

   10月4日,湖南郴州市29岁的刘海平被郴州警方从自己的店铺中带走,此后被送至郴州市看守所。7天后,拿钱去赎人的家属看到的是刘海平伤痕累累的冰冷尸体。

   郴州市公安局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刘海平被抓是因为其伙同有吸毒史的青年雷贻贵盗窃财物,至于死因,是刘海平吞食异物划破肠子,导致感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亡。

   对于刘海平身上的20多处伤痕,当地检察院人士解释是刘“自伤致残”,而司法鉴定书认为死者体表伤痕是“外力作用所致”,并称这“不属于致命伤”。

   11月17日,刘海平的妹妹刘海燕告诉记者,她家家境良好,且哥哥胆小善良,不可能偷东西。她认为其兄是被人伤害致死。

   从刘海平凌晨突然被抓,到派出所通知拿钱赎人,再到满身伤痕暴死看守所,刘海平的妻子欧阳喜萍认为丈夫的死有太多疑点,她和公公婆婆多次上访,至今无果。

   拿钱赎人见到尸体

   刘海平是郴州桂阳县板桥乡人,2003年随父母到郴州做生意,开过豆腐店、洗车厂、不锈钢经营部,家境较为殷实。今年8月后,刘海平购置了电脑,租了店面,准备在淘宝上开网店卖浪莎产品。

   “9月份之后他筹备网店比较忙,晚上一般睡在店里。”欧阳喜萍说,10月4日上午10点多,她到店里找丈夫,没见到人,之后从邻居口中获知丈夫已在当日凌晨被派出所带走。

   她以为派出所会很快通知家属,不料到第二天也没接到通知,她只得打电话一家一家派出所去问,“后来才打听到是郴江派出所抓的人,已经因为涉嫌盗窃送到看守所去了。”

   “10月6日,我去店铺拿衣服被子给老公时,从邻居口中得知,和老公一起被抓的还有个叫雷贻贵的人。邻居说,雷已被取保候审。”欧阳喜萍向记者透露。

   此后,欧阳喜萍去了郴江派出所,副所长邓传禧告诉她,刘海平是因为涉嫌与雷贻贵共同盗窃电脑被抓,“我们在派出所的赃物记录中看到,从刘海平房子里搜出1700元现金,一件黑色夹克衫和一部手机,但我们没看到赃物电脑,他们说已经发还失主了。” 欧阳喜萍说。

   欧阳喜萍和刘海燕多次寻找雷贻贵,想获知刘海平被抓当日的情形,但雷电话不通,人也了无踪迹。她们向派出所询问雷贻贵的情况和联系方式,被拒绝。

   11月17日,记者致电郴州市公安局刑侦队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刘海平和雷贻贵共同盗窃了价值2000多元的物品,而且雷有吸毒史,进看守所前两人都吞食了异物。

   “我老公向来胆小怕事,根本不可能去偷东西。”欧阳喜萍表示,自己一家在郴州做生意多年,并不缺钱花,出事前刘海平的母亲刚刚给了他8000元钱,他用其中3000多元买了电脑,剩下4000多元存在卡里。

   她表示,以前没见过雷贻贵,估计他是9月底才跟刘海平认识的,不排除是雷偷了东西后到刘海平的店铺住宿,而被派出所将两人一起抓获。但由于无法联系上雷贻贵,刘海平被抓当日的情况成谜。

   欧阳喜萍说,10月7日,看守所来电话,要他们去给刘海平送鞋子和钱,他们正要问送多少钱,对方已挂断电话,再打过去就没人接了。

   10月10日,郴江派出所一名李姓干警来电话,要家属们送4万元,就可以把刘海平从看守所放出来。

   “第二天早上这个干警又打电话来催我们送钱,我们就凑了4万块钱准备送过去。”刘海燕说,送钱的半途中接到朋友电话,说刘海平已经死亡,“我们打电话给派出所的人质问,对方说不知道人已经死了”。

   满身伤痕和“吞食异物”

   惊闻噩耗,刘海平的母亲一度晕厥,家属匆匆赶到看守所,被告诉刘海平尸体已被送到殡仪馆去了,到了殡仪馆,家属们发现刘海平的尸体伤痕累累。

   记者从家属拍摄的照片看到,刘海平尸体全身布满伤痕和淤青,一只眼睛半开半闭,死状甚惨。

   看守所委托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的尸检结果显示,刘海平头部、脸部、背部、手脚、臀部等部位共有20多处伤痕和淤青,胃肠交界处有裂口,肠液流入腹腔。在肠子内发现有拉链扣、金属纽扣等6件金属物。

   对于死因,尸检报告称,尸体表面的伤痕和淤青并非致命伤,而金属钮扣等尖锐物刺破十二指肠,使肠液流入腹腔造成感染,引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是真正死因。

   尸检报告显示,10月6日,刘海平曾因肚子痛而被看守所送进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彼时即已发现刘海平胃肠部位有金属异物。

   “我们后来了解到,医生当时说不会致命,于是看守所的人又把我老公押了回去。”欧阳喜萍愤然表示,看守所既未为刘海平取出异物,也未通知家属。

   “刘海平不是被打死的,他是自残致死,他和雷贻贵在送进看守所前已经吞食了金属异物。”11月17日,郴州市公安局刑侦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吞食异物是很多有吸毒史的犯罪嫌疑人对抗警方、逃避法律制裁的常用手段。

   刘海燕告诉记者,郴州市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李主任也向家属坚称:“看守所干警和同监房犯罪嫌疑人都没有殴打刘海平,他是自残致死”。

   家属对官方给出的说法不能接受。刘海燕表示,哥哥胆小,根本没有胆量吞食金属物自残,而且即使是偷了2000元的电脑,也不是重罪,他也没必要这样做。

   记者11月18日与刘海平家属一起往看守所观看监控录像。录像显示的是10月5日刘海平被羁押在看守所201监室的情况。看守所室内监控画面模糊,无法辨认室内人员的相貌。

   记者在看守所选取播放的几段录像中未发现打人现象,但看到疑似刘海平的人睡在便池旁不足1米的地方,旁边不时有人大便。

   “这些录像都是看守所挑选的几个特定时间段的录像,我们要看全部录像时,他们就说要下班了。”刘海燕说。

   由于看守所不愿公开所有监控录像,家属怀疑刘海平是被殴打致死,“如果不是直接致死,就是殴打腹部致使金属异物顶破肠子而致死。”

   郴州市一名政法界人士透露,如果人的肠子里有金属物,一旦腹部受到重拳打击,有可能导致金属物划破肠子,使肠液流入腹腔,引发感染死亡。

   上访、谈判和争执

   由于对刘海平的死因存疑, 一个多月来,刘海平50多岁的母亲刘何荣和丈夫刘良忠、女儿刘海燕多次到郴州市委、*政*府*和湖南省委、公安厅等部门上访,要求有关方面查明真相。

   刘海燕告诉记者,10月16日,看守所所长黎昌平曾带人来谈判,表示愿意为刘海平的死向家属提供10万元人道主义救助,被家属拒绝。

   此后,欧阳喜萍、刘海燕发现自己被跟踪监视,只要她们一到火车站,很快就有家乡桂阳县板桥乡的书记、政法委书记等地方领导跟过来,劝说他们不要上访。

   “10月31日,我们去长沙上访,有两个地方*政*府*的人跟着我们坐火车到了长沙,我们不得不报警。”刘海燕说。

   11月2日,刚从长沙上访回来的刘海燕等人被郴州市公安局找去谈话。据他们说,市公安局副局长杜湘宏不断做家属工作,要其息访。

   目前已有郴州市人大、湖南省*政*府*、省政法委等机关对刘海平家属的上访信件进行批转,但郴州市公安局和刘海平家属迄今仍未就此事的善后处理达成一致。

   郴州市看守所所长黎昌平反复向记者强调,刘海平的死因“要以司法鉴定为准,以科学为依据”。

   “这个案子尸检报告已经出来,而且检察机关已有调查结论,刘海平是自残致死。”11月21日,记者电话采访郴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杜湘宏时,对方称已和家属谈过几次,但一直谈不拢,“我们会依照法律程序处理好这个事。”

   记者致电郴州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勋爵了解刘海平案进展,对方表示不清楚此案情况。

   “问题的关键在于,录像资料为什么不能全部公开?”以网名“御使在途”著称的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评价说,出了人命大案,家属有质疑,看守所应向家属公开与死者有关的视频资料等所有信息,而没有理由拒绝。

   看守所改革再发问

   自2009年昆明“躲猫猫”事件以来,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成为公民权利保障的焦点议题。

   “这类案例给我们的教训,就是看守所改革势在必行。”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所所长王顺安教授认为,应当实行羁侦分离,将看守所从公安部门剥离出来,划归司法系统。

   1990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奠定了看守所交由公安部门监管的体制。其间尽管多有反对之声,但一直延续至今。

   在王顺安看来,一旦羁侦分离,预审和看守警察不再是“一家人”,警方抓、关、放的权力就会受到牵制。警方要提审嫌犯,需要办理严格的法律手续,严格按照法定的时间及要求开展审讯,这将有助于减少违规审讯、刑讯逼供、超期羁押等行为,杜绝犯罪嫌疑人暴亡看守所这类惨剧发生。

   今年1月有消息说,《看守所条例》修订草案已呈送国务院法制办。但“羁侦分离”改革未在送审稿中得到体现。按照该草案,看守所仍归公安部门主管。

   其中原因,除部门阻力外,还与看守所依然承担“深挖余罪”的职能有关。“通过看守所深挖余罪,又能发现一些案件,这些案子占破案率的四分之一以上。” 中国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崔敏此前向媒体介绍说。

   司法部研究室一位人士今年年初也曾向媒体表示,看守所归司法部,实现了公平,但打击犯罪的效率会降低。“以前可以随时抓随时审,到司法部这边来,晚上不能审,周末不能审,破案受很大限制。”

   尽管如此,王顺安仍然坚持改革的观点。他认为,在工业革命初期,司法权力尚未细化,警权相对较大,现在是后工业革命时期,警权应受到限制。

   “这关系到司法权的博弈和重新划分,需要最高决策层的权衡、决心和决定。”他说。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最新主题

热门主题

精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