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权贵的“租界”?

    作者:郝新生  浏览次数:3719  发表于:2011/5/22 09:21  [ ]
权贵的“租界”?



就在公众为故宫建福宫是否开设了豪华“私人会所”而争论不休时,同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世界文化遗产的河北承德避暑山庄内,一座豪华“私人会所”即将开门营业。据介绍,这家“私人会所”首批限量发售的100张会员卡,每张价格初定为20万元,该“私人会所”今后只为会员提供专属服务。(5月19日《人民网》)



新近发生的两件事令人匪夷所思:北京故宫内建福宫被改为富豪“私人会所”,面向全球发价格不菲500 席入会书的消息,使闻者惊诧。相比较故宫对于建福宫开设豪华“私人会所”的讳莫如深,承德避暑山庄则明目张胆地修建一座豪华“私人会所”,所拥有的配套服务:拥有总统套房、豪华商务套房、特色豪华蒙古包等……皇家御宴、法式大餐,饕餮奢华餐品,至尊体验,会员独享。能出入于这家豪华的“私人会所”享受如此高档奢侈服务,岂是普通老百姓?“私人会所”说穿了就是有钱人的娱乐场所。

  
不管是北京故宫的建福宫,还是承德避暑山庄,从前都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一部分,如今已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文物古迹的重点单位,它是属于全体国民所有,而非某个单位,或是某个企业所有,这意味着全体国民都有资格和权利去观赏。当下其产权如此明晰,将故宫建福宫、承德避暑山庄当作自家后花园一般圈了起来,给达官贵人们赏玩;原本属于公众的文物古建成为一小部分人的宴游欢聚之所,原本属于大众的公共文化场所越来越演变为小众的秀场、非富即贵者的禁脔,甚至沦为大大小小的利益团体获取利益的工具。



而今,避暑山庄内开办豪华“私人会所”,收取不菲的入会费外,该会所还宣称今后只为会员提供服务,如此一来,避暑山庄“私人会所”俨然成了某些富人的专属场所,其他人只能望“所”兴叹。北京故宫与承德避暑山庄,都属于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都应该有着公共属性,在这些场所修建豪华“私人会所”,显然损害了公众利益。宁静的古宅被觥筹交错声搅扰,在少数客人享受殊荣的同时,文物资源保护场所的凝重感却降低了。国家文物经由历史沉淀聚集了无可衡量的价值,如今却沦为管理单位的盈利工具,这一现象让人深感遗憾。但这只是表面问题,除了对文物保护单位私下谋利的斥责,如何在秉持文物单位公益性的基础上进行产业化运作,这一问题才更加重要。就此而言,“文物”赚钱,须取之有道。



无独有偶。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南京宋美龄别墅,如今也变为高档餐厅,成了一些人的享乐场所。据说,别墅内的餐厅已经开了七八年了,而且“外面人”不能随便订。近日在北京太庙、天坛、北海等多处发现,古建之内有的“处处炊烟”,经营餐厅,有的“笙歌不断”。文物古建管理方何以热衷于商业经营活动?比较通行的一个说法是,以经营收入弥补经费不足,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以商养文”。唯利是图、唯权贵是图的过度商业化运作,令文物管理单位应有的公益性荡然无存。民众对这类会所反应激烈,质疑不断,原因在于,“私人会所”事实上是慷全民之慨,媚权贵之奢,赚权贵之财,求一已之利,岂能任凭“宫廷皇家风”继续刮下去。



为什么文物保护单位内的“豪华会所”频频出现、屡禁不止?答案很简单:经济利益的诱惑和驱使。重点文物进行商业开发是很普遍的现象了,孰不知这样的商业开发不仅把文物保护单位变成了赤裸裸的商业卖场,更重要的是这些会所的建设会改变文物原有的结构、风貌,会让文物失去了传承历史文化的作用,那是对历史的真正亵渎,留给世人和子孙无尽的灾难和遗憾。就全国来说,类似的皇家园林并不少见,秦汉唐宋明清,历朝历代的皇家避暑胜地如果惨遭肢解,皇家园林宫廷宫殿的“私人会所化”就会遍地开花。届时专属的皇家园林,专属的富豪车道,专属的文物资源,岂不成了专属于权贵阶层的“租界”了吗?

发表评论

验证码: